君だよ!私が大好きな人!
丧偶了。

[SK]He is untouchable light. (10)

#离异夫夫破案(非)日常

--------------------------------------------------------------


“关于二宫的事——你到底对我隐藏了多少?”

 

樱井瞥了一眼门外正往这边走的二宫。

“因为以前发生过杀人案,所以这地方经常被小孩子拿来做试胆游戏之类的……”樱井抬了抬声音,“会不会是木户忍受不住压力,自己跑过来的?”

“她是被人带过来的。”二宫把手机收起来,走到两人旁边,“是昨晚中岛她们把她带到这里,欺凌到木户昏迷过去后便离开了,没有做任何能导致她死亡的事情。”

一些警员跟在他的后面走进屋子里。记录、拍照、寻找线索……大野抿紧了嘴唇,向二宫那边靠了靠。

“是高野联系你了吗?”

“恩。”二宫望了他一眼,“就在刚才,我打完电话之后——好像是小织穗最后忍不住联系了他。”

大野点点头,嘴唇动了动,还是没有再说话。那边相叶摘了另一只手的手套,站起身,神色严肃地走回来。“怎么样?”樱井看着他,问道。

相叶垂着目光,摇了摇头。

“虽然没法和松润一样精准判断……”他把手塞进兜里,“但怎么看她都不像是在昨晚受的伤。”

“确实那个人也说了,在晚上回来拿东西的时候还有血往下滴落。”二宫盯着脚边的血迹,突然抬起头,看向大野,“呐,会不会小樱受伤的时候,也是外面那起事件发生的时候?”

大野歪着头,低声嗯了一会。“重要的是,她是怎么受伤的呢?”他蹙着眉,“那样的伤口……自己一个人的话很难做到吧——中岛她们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就离开了吗?”

“没有。只是留她在这里而已,门也没锁……啊。”二宫顿了一下,“对了,她们拿走了木户的携带电话。”

“电话?”樱井眨了眨眼,“为什么?”

二宫耸耸肩。

“嘛。应该是没有恶意,只是想恶作剧之类的——但是…”

“也正因如此,她在受伤的时候才没有办法和任何人联络。”大野喃喃着。

灯光嗡嗡地变亮了一瞬。男人顺着那光线望去,眯了眯眼,突然诧异地嗯了一声,指向了木户樱的正上方,“——那是什么?”

几人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呃——通风孔?”相叶拿手比量着大小,“一人宽,给中央空调留的输送管道。”

大野摇摇头。“不是,”他挥着手,“那个,旁边的那个,金属的圆扣一样的——”

照明灯又闪了一次。那半圆形的金属扣嵌在墙里,中间一段闪过刺眼的光芒。相叶眯着眼走上前去,“什么啊那是……”他顿了顿,和旁边的警员说了声借过,便要抬脚爬到箱子上去。

调查人员从樱井面前经过,他让着身子,移了移目光,瞥到相叶的脚下,突然瞪大了眼睛。

“等等——小心!”他叫了一声便冲上前去。

彼时相叶正爬上第二个箱子,闻言停了动作,回过头来。咔嚓。木板碎裂的声音在他身下迸裂。相叶愣了愣,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就一把被樱井拉了下来。

方才还摞起的木箱立时应声倒塌,尘土在光线中飞扬。“没事吧!”大野赶到相叶旁边。二宫紧跟在他后面,吸了口气,本想要说些什么,却一下子被呛得咳嗽了起来。

“啊,没事没事!”相叶平复着呼吸,摆了摆手,和另一侧担忧的警员们也欠身打了招呼。“好危险啊——”他边说边心有余悸地蹲下去,“你们看,这些木茬这么锋利,要是刺进身体里……”他顿了顿,没有继续说下去。

“——插进身体里?”二宫重复了一遍,突然高声开口,“那么说的话,木户樱会不会也是爬到箱子上,结果因为箱子腐化碎裂,所以摔了下来受伤的?”

轨道火车经过的声音由远及近。大野向旁边撤了两步,看到木户樱的尸体,扁着嘴歪了歪脑袋。

“……确实,”他沉声道,“她的身下也有碎裂的木片,这种可能性很大。”

“那就是说……这是事故?”相叶站起身,问道。

樱井摇了摇头,侧过身,看向门口。

“问题在于是谁锁上了这间屋子。”

“有钥匙的人吗……”相叶摸着下巴,在周围踱来踱去。“对了,问问那个家伙!”他说着便冲出屋子,见水泥柱旁空无一人,泄气地捶了下门框,“什么啊,已经走了吗。”

“嘛,就先假设现在有这么一个人。”二宫拿手比划着,“他首先进到这里,干了某些事,然后锁了门离开,导致木户樱在试图逃出时死亡,对吧?”他慢慢垂下了手,“——那他在屋子里的时候,究竟干了什么呢。”

“也有可能只是简单看了看,锁上门就走了吧。”樱井说。

“可是其他的房间都没有上锁啊。”二宫打量着周围,“单单选中了这个房间的话,一定有什么目的才行吧。”

空气陷入了沉默。记录的声音与摄像头旋转的声音此起彼伏。大野抬起头来,再度望向通风口旁边的金属圆扣。焦距变转,他突然注意到了从通风口处可以一览无遗的、处于大厅的那条横梁。

“绳子。”

他喃喃道。二宫闻声转了过来。

“——什么?”

“是绳子!”他抬了抬声音,眼睛发亮地望向二宫,“那个人从房间里拿出去的东西。”

樱井恍然大悟地啊了一声。

“所以那个锁扣上才只有中间一段是光滑的吗——”

旁边的相叶皱着眉头,存疑地沉吟了半天。“也就是说,锁上房间门的人就是「赤河」的凶手?”他的手扶上后颈,“究竟为什么要锁上门?”

二宫低了低目光。

“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在凶手进到房间里时,木户樱还在昏迷;第二种,在凶手进到房间里时,木户樱已经醒了,但是躲了起来。”他抱起手臂来,“不管是哪种可能,他的目的都只有一个——他想要间接地杀了木户樱这个目击证人。”

相叶眨了眨眼。“为什么要这么麻烦……而不直接杀掉她?”他追问道。

“嘛,如果这个人真的是模仿犯的话,木户樱不是一个适宜的对象。”二宫语气平静地把目光移到了樱井身上,“而且一次杀两个人……也许会让警方无法把这起事件和「赤河」联系在一起。”

“而且,除此之外——”大野低着头,退开了几步,把木户流下的血迹让了出来,“呐,不是很像吗,这个。”

几人低头看去。褐红色的液体蜿蜒蔓延,汇成一线。

红色的河流。

「赤河」。

 

“——是这样啊。”

高野吾摘下了眼镜,一只手探上鼻梁,轻轻揉捏着。

“所以……”二宫缓缓开口,“虽然那些孩子们没有直接犯罪,但在某种意义上也导致了木户樱的死亡。”

鸟鸣声在窗外响了起来。高野沉默了一会,微微侧过身,从外衣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粉红色的携带电话。

“这个是中岛交给我的。”

二宫愣了一下,接过来,仔细端详了一会。

“是木户同学的吗?”

高野点了点头。“麻烦你们把它……转交给木户樱的母亲。”

二宫看着他,半晌,郑重地应了一句。“我知道了。”他说着小心地把它放进了包里。

“那么,高野老师打算怎么办?”大野开口道,“要——怎么和她们说?”

高野低下头,轻轻把眼镜架回了鼻梁上。

“媒体很快就会把这件事曝出来的。”他闭着眼睛,顿了顿,“……我会告诉她们实情。”

树叶沙沙作响。窗边的纱帘飞舞,露出几缕午后慵懒的阳光来。

“其实,”二宫语气很轻,“如果稍微打好招呼的话,是可以让媒体避免报道这起案件的。然后只要说木户转学了的话——”

高野突然摆摆手,打断了他。

“那样当然也很好,”他说,“但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早晚有一天她们会发现的。告诉她们实情可能会伤害到她们,可我想,她们有知道真相的权利。况且——”他疲惫地笑了笑,“有时候,事实未必会比谎言来得糟。”

二宫坐在那里,怔怔地看了他一会。许久,他垂下了眸子,没有再接话。

 

“——真的会那么痛苦吗。”

二宫停下了脚步,侧过身子来。风把他的额发吹向一边,男人微微眯起眼来。

“什么?”

“有一个是杀人犯的父亲,”大野看着他,“真的会那么痛苦吗?”

二宫沉默了一会,转回头去。孩子们的读书声从窗户里飘出来,阳光下,他的侧颜模糊一片。

“嘛——肯定会痛苦的吧。”他把双手塞进衣兜里,猫了猫背,“一旦被曝出来的话,免不了被别人指指点点。家里的窗户被孩子喷漆涂鸦,被街坊邻居当作另类,敬而远之——甚至会像木户樱一样遭人欺凌。这都是无可避免的。”

大野抿着唇角,目光动了动,最后落在了地面上。

“但是啊,”二宫的声音再次传来,“没有放弃不是吗。小樱她。”

大野闻言抬起头来。那人正看着他,眼睛里泛着水一样的光。“‘只要坚持下去就一定有好事发生。’”男人冲着他弯出一个笑来,“那孩子一定也这么想的吧。”

坚持——吗。

大野深吸了一口气,用力攥了攥手心。

“之前的那件事,对不起。”

那人像是眨了眨眼。

“诶?之前的?”他夸张地笑着,把脸颊旁的碎发别到耳后,“哦,喔喔——是那件。嘛,不用在意啦,我也没放在心上。”

“过去什么的——算了吧。不想说的话,不说也不要紧。”大野错开目光,仰着头,一步步向男人走去,“呐,之前你不是问过我安原说了你什么吗。现在还想知道吗?”

二宫迟疑地抱起了手臂。“嗯。”他看着大野,“说了什么?”

“他说你和菅野千惠有过相似的经历。还说我离你太近了,所以根本看不清楚你——什么的。”大野笑了笑,“我当时真的超级火大。想吼一句你懂什么啊,然后直接站起来,把桌上仙人掌摔到他的脸上……可是啊,我知道他说的是事实。‘是啊,我本来就一点都不了解他啊。’——这么想的同时,我失落不已。”

树叶声响了起来。二宫低着头走在他旁边,不发一言。

“但是,现在我想通了。”大野停了下来,转过头,弯出了两颗小虎牙,“是的,过去发生过什么又怎么样,现在的你不是好好的站在这里吗?而且不管怎么样,我都已经喜欢上你了……一直、一直,喜欢了五年。只有这一点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

“所以,就算是未来真的会有什么不好的事降临——不管你喜欢或是不喜欢,同意或是不同意,我都绝对不会再留你一个人面对了。绝对会在你身边。”

“——我一定会保护你。”

 

二宫无声地垂了垂眉脚。他努力睁着眼眶,亚麻色的眸子移动着,睫毛轻轻颤抖。

“不管发生什么都?”

“不管发生什么。”

他缓缓转过头,看向大野的眼睛。“即使我是犯罪者?”

“嗯。”大野点了点头,“即使你是犯罪者。”

男人轻声地吸了口气,几近慌忙地垂下了目光。水珠沿着他的睫毛划过一道弧度,堪堪停留,落到了地面,融进泥土里。没有碎裂……没有声音。

“你傻吗?”他装作不经意地吸了吸鼻子,“没有人拜托你做这种事。”

“我知道。”大野说。

“你会变得痛苦的。会受伤。会难过。会…会发生最糟糕的事情——”

“我不在乎。”大野说,“这是我的愿望。所以……”

二宫突然用手指抵住了他的嘴唇。“已经够了。”他轻声说。向后退开了几步,他把双手背在身后,冲着大野展露与少年时如出一辙的微笑,“我已经很开心了。”

“再过不久你就会知道了。我的全部。”

“不久的意思是——马上。很快。我保证——”

 

风。阳光。他看着男人站在那里,闪着光的瞳孔发亮,里面藏着他的一整个世界。

他想起来相叶问过他写在网站上的那个问题——到底有没有可能让两条平行直线产生交点?

答案是不能。当然不能,除非——

 

除非两条线重合在一起。


tbc.

评论 ( 21 )
热度 ( 110 )

© 欧十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