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だよ!私が大好きな人!
丧偶了。

[SK]He is untouchable light. (8)

#离异夫夫破案(非)日常

---------------------------------------------------


木户樱就读的学校是一座小学初中一体式的连锁学校。两人到的时候正值午后,小学部放学的铃声刚刚响过,穿得五颜六色的小孩子们便一股脑地拥出来。停了引擎,二宫抬脚从车里下来,立时疲倦地伸了个长懒腰。他目光一转,恰好看到了半靠在车子另一旁的大野左顾右盼的模样,不禁抬了下眉。

“你干什么呢?”二宫拖着脚步走过去。

大野转过头,墨镜片上映出二宫的脸。“人流量很大的小学——”他低声说,“这里不就是吗?”

周围人声鼎沸。一个抱着书包嬉闹的男孩撞上了二宫的腿,急忙丢下了句“哥哥抱歉!”便再度跑走。

“说是这么说,哪有那么巧的事啊……”二宫望着那孩子的背影,喃喃道。他说着侧过目光,见那人还是一副警惕的模样,觉得好笑地抬起手——却在半空中犹豫了一会,放下了。

“快把墨镜摘了吧,”他若无其事地把手揣进兜里,率先迈开步子,“可怕过头了——会吓到孩子们的。”

大野哦了一声,低下头,把墨镜收进了口袋里。

耀眼的自然光在一瞬间刺进了他的眼球。大野眯着眼,抬头左右找了一圈,勉强认出了二宫走到斑马线边,向车道两旁张望的身影。树荫在他的背后落下了一片阴翳。男人站在阳光里,朦胧中,发肤轮廓仿佛都变得透明了起来……像是一道光。

——二宫和也即是一道他触不可及的光。

 

初中部的教学楼规模不算小。两人在楼里兜兜转转,问了好几个学生,还跑空了一趟办公室,才终于找到了木户樱班级的担当教师森口。

那是位十分年轻的女教师,外表精致穿着得体。听过两人的来意之后,她脸上闪过一丝慌张,接着错开目光,沉默着带他们去了教师专用的会客室。

“……是的,木户同学昨天来上课了。”森口语气沉重,“我还以为她今天没有出席是生病了——正想要打电话去询问,没想到……”

“木户昨天有表现出什么异常吗?”二宫问。

“没有吧……”森口歪着头,像是在努力地回想,“没有,一切都很正常。”

两人的目光简短地交汇。“那,”二宫换了一个问题。“木户同学平时是什么样的形象呢?

“嗯——她学习成绩很好。”森口眨着眼,“平常不太爱发言,但是课堂上提问的时候都能流利地回答出来。”

“……只有这样吗?”二宫犹豫了一下,“还有其他能想起来的事情吗?不管多么微小的事情都好。”

森口神色为难。“这个……”

“课后怎么样呢。”大野突然开口道,“有什么要好的朋友…或是有什么被欺凌的现象发生吗?”

对面的人匆忙地转着目光,舔了下嘴唇,微微收起下颚。

“和班上的女生经常一起玩,应该没有被欺负吧……”

“和别的班级的学生有接触过吗?高年级的前辈呢?”

森口的两手捉在一起,指甲不安地压进皮肤里。

“总会发现什么的吧?”大野提高了一点声音,“森口老师不是木户樱的担任吗?”

“那个!”她突然把身子向前倾去,“不好意思,下一节课快要开始了——”

“啊……好的。”二宫愣了一下,连忙拉着大野站起来,向森口欠了欠身。“那么,感谢您挤出时间来配合我们的调查,森口老师。”

森口摇了摇头,囫囵地向两人鞠了一躬,便快步走出了会客室。

走廊的喧闹声从没有合好的门与墙之间的缝隙中溜了进来。二宫猫回了背,长叹了口气,“你也太着急了吧——”他边说边收拾着桌子上的本和笔。

“抱歉……”大野皱了皱鼻子,“但是你也看见她的反应了。”

二宫的动作住了一秒。他把笔记装进包里,睫毛低了低。

“呐,绝对有在被欺负吧?”他看向大野,“小樱她。”

大野对着他点了点头。“不过即使缠着她问也没意义了。”他转过身靠上桌沿,眼神望着门口留出的那条缝隙,“森口的确什么都不知道——包括木户为什么被欺凌,还有实施欺凌的人是谁。”

“而且看上去她也没有要调查的想法。”二宫挑了下眉,“明明是担任老师呢……”

“——那么要怎么做?”大野扭头看他,“至少我们现在知道肯定是和班上的女生有关系。你一半我一半的话,差不多能在放学前聊完。”

“呜哇,超下策。”二宫嫌弃道。刚移开目光,突然轻轻“啊”了一声,慢慢挺直了背脊。

大野迷茫地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立时也从那缝隙里见到一个女孩踌躇的身影。她站在那里,左顾右盼了很久,像是终于确定没有人了,才轻轻拉开门溜了进来,又立刻严丝合缝地关好了门。喧闹的声音骤然消失了。那女孩慢慢转过身来,站在门口,不敢抬头看他们,一边咬着嘴唇——俨然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怎么了?”二宫温声道,“发生什么了吗?”

女孩的拳头紧攥,轻轻颤抖着。

“警察……”她开口道,“你们是警察吗?”

两人闻言,无声地对望了一眼。二宫走过去,慢慢在女孩对面蹲下来。“是的。”他微笑着看着她,“是要和我们说什么吧——没有关系喔,把你想说的说出来就好。”

女孩看了看二宫,又看了看不远处的大野,紧紧咬着嘴唇,眉毛皱在一起。半晌,她松开了手指,轻轻开了口——

“木户同学……”她问,“小樱她——是死掉了吗?”

 

二宫和也怔了一下。

“现在还没有消息。”他对着女孩笑了笑,“为什么你会这样认为呢?”

“她今天没有出席……又有不认识的人来找森口小姐……所以……”女孩的声音越来越小。“小樱……一定会没事的吧?”

二宫沉默了一会,转过头,望了后面的大野一眼。那人抿了抿嘴,直起身,慢慢地走了过来。

“呐,你叫什么名字?”

“——铃村织穗。”

“那么,小织穗,”大野温声问,“你知道木户同学昨天放学后去哪里了吗?”

铃村的瞳孔瞪大了一瞬。她的嘴唇微微张开,又马上合了起来。“不要紧的。”二宫说,“只是一点线索也好——没有人会知道你说了什么。我们会保护你的。”

女孩抬起了目光,望向对着她微笑的二宫,深吸了一口气。

“木户同学…她……”

咚咚咚——!

一阵礼貌而急促的敲门声突然响了起来。二宫被小吓了一跳,正要开口询问是哪位的时候,反倒是门外的人率先开口了。

“织穗?”那是另一个女孩的声音,“你在里边吧,上课铃响过了喔。老师在找你了。”

铃村立时扬起了眉毛。她慌乱地错开两人的目光,白皙的脖颈上因收缩肌肉而产生的筋纹跳动着——大野不禁皱起了眉。那分明是恐惧的讯号。

“我这就来!”铃村说着转过身,呼啦一声拉开了门。那女孩的身姿一瞬间展现在了两人的面前。

走廊上果然已空无一人,她转着眼珠,神色平静地打量着大野和二宫。末了,她礼貌地弯弯腰,转眼对着铃村一笑:“我们走吧。”

铃村慌忙应了一声,微微侧过脑袋冲两人欠了欠身,便低着头匆匆地跟着她离开了。

哒、哒、哒。两人的皮鞋踩在理石地面上的声响清晰可闻。大野三两步追出门去,望着两人的方向,嘴唇微张,本想出声叫住,却突然被旁边的人用力拉住了手臂。

“算了吧。”二宫站在他旁边,也探出了半个脑袋,看着她们一前一后远去的背影,“那孩子在她的面前是不会说任何事的。”

“我不觉得那个女孩还会再给我们和她独处的机会。”大野蹙着眉。

“还会有别的线索的。”二宫说,“或者说,还会有别的让她开口的契机。我们没有必要——”

“到底为什么非等不可?!”大野突然有些大声地打断了他。

二宫的瞳孔收缩了一瞬。大野抓住他,一下子把他拉回了会客室。他的胳膊顺势在身后一推。门咚地一声合上了。

“等…放开!”二宫回过神来,甩开他的手。惯性作用使他向后倒了几步。他盯着大野,罕见地皱起了眉:“你突然干什么啊?真奇怪。”

“哈?奇怪的是你吧?”大野上下打量着他,“明明有线索在眼前,却一定要等什么时机……这可是失踪案件诶?是下一秒传来被害人死讯都不奇怪的失踪案件诶?”

“那又怎么样,”二宫眯着眼睛,“因为是失踪案件所以就可以随意盲目地调查了吗?”

“连试都不去试,光等着线索找上门来就可以了吗?”大野蹙着眉,“——像是站在犯人那一边一样。”

“所以站在被害者一边就是把另一个无辜的人卷进去吗,”二宫嗤笑了一声,“倒是真像大野教授的风格。”

——「请放过我的女儿。」

大野怔了一下,沉默了片刻。

“这就是原因?”他沉声道,“就因为三年前,久野的那个案子?”

二宫耸了耸肩,没有回答。

“还是说,”大野慢慢靠近他,声音很轻,“其实是因为你自己的,过去的某个经历?”

男人在那一瞬间乱了神情,接着欲盖弥彰地低了低目光。前发细碎地落了下来,扫过紧皱的眉头,碰触颤抖着的睫毛——他浅浅地倒吸了口气。

“不要擅自猜我的想法。”他抱起手臂,哑着声音开口,“明明什么都不知道……”

“——所以,告诉我吧?”大野几近是恳求道,“你的全部——重要的、不重要的……全部。可不可以告诉我?”

 

二宫没有应声。屋子里光尘浮舞着,大野看到他捉着衣袖的手指在微微颤抖——第一次。这是第一次他发现那道光近在咫尺。

想要触碰啊。想要了解他。想要让这个人永远都不必再露出这样悲伤的神情……他松开了紧攥的手指,缓缓地抬了起来——

会客室的门就是在这时被拉开的。两人不约而同地转过目光去,只见门口处的人弯着腰,扶着膝盖,一副气喘吁吁的模样。

“那个,”大野试探着开口,“请问你是——”

“高野吾。初中部的……保健老师。”男人的声音低沉,话语里时而夹杂着些许不稳的喘息声。沉默中,他努力地抬起头来,手扶着门框,看向两人的目光坚定而诚恳。

“那个,关于木户同学的事,”他说,“我也许……能够帮上你们的忙。”


tbc.



Free Talk:

一个自我认知:这章写的实在是太垃圾了……非常非常非常抱歉!土下座

评论 ( 8 )
热度 ( 105 )

© 欧十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