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だよ!私が大好きな人!
丧偶了。

[SK]He is untouchable light. (6)

#离异夫夫破案(非)日常

-----------------------------------------------------


入夜。中心区外围的交通渐渐舒驰了下来。二宫把警灯关掉,紧握方向盘,脚下急踩着油门。两旁的景物连成了模糊的一片。他微微地侧过头去。

“翔君怎么说?”

屏幕上的消息状态弹成了已读。“至少要三十分钟。”大野把页面滑回地图,“等等,不要离得太近——”

旁边的人默契地没有多问。立即打了左转向,把车子靠在了紧急停车区。

GPS上菅井千惠的位置最后停在了一处船坞旁的树林里。两人下了车,靠着手机微弱的灯光,跟着地图上显示的方向摸索。夜里很暗,树叶悉悉索索,像是有人在轻声作语。二宫跟在大野后面,走得很慢。途经一桩枯树,上面栖息的乌鸦呼啦一声作散,他忍不住低声叫了出来——大野回过头来,没有说话,毫不犹豫地递给他了一只手。

可男人站在那里,没有回应,像是在踌躇。

突然,一阵细微的人声传入了二宫的耳朵。他颤抖了一瞬,向前顺势抓住了大野的袖子。后者心有灵犀地关掉了手机屏。二宫歪着脑袋安静地辨认了一会,无声地给大野指了个方向——两人就维持着这样的姿势,一前一后地开始蹑步前行。

声音越来越响,不出一会,一座被树林遮挡着的旧仓库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微弱的鹅黄灯光从高窗里透出来。大野靠着墙,低头正给樱井发gps的位置,二宫突然拍了拍他的肩,示意大野跟着他绕过去。

 

“认识一年零一个月的纪念日哦。”

男人的声音传出来。“这不是你最喜欢的花吗?开心点,千惠。”

两人挤在一起,透过墙体的裂缝,将将看到了男人的脸——果然是安原本川。

“求求你——”菅井千惠的四肢都被绑在了椅子上,头发散乱,背对着两人所在的位置。“求求你——放我离开……”

“回去?”安原笑了一下,蹲下来,“你要去哪,和我一起还不够吗?”

菅井千惠没有回答。喘息声和哭腔混在一起,她哑掉的声音绝望而无力。

“我订了船。”安原温声道,“离开这里,就没人能再来阻挠我们了——呐千惠,你会和我走的,对吧?”

菅井微乎其微地抬起头。

“不……”

安原瞪大了眼睛。

“不——我要见诚一,”她抽泣着,“我想要见诚一——诚一……”

安原本川沉默地站了起来。他合着眼,嘴唇微微颤抖。等他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里面已全然没有平日的温逊——取而代之的是呼之欲出的愤怒。

“每次都是这样。”他低着眉头,上唇轻轻抬起,“你们来找我,求我帮忙,又在最后一刻反悔……”他钳住了女人的下巴,压着声音道:“让我来告诉你你的诚一君会怎么样吧——他会因为涉嫌绑架你而坐进牢房里,吃上个几年的牢饭。他会被辞退,会被社会嗤之以鼻,会被一直审查,直到这件案子的起诉期失效——而你能做的就只是闭上你的嘴,乖乖地跟我上船——你永远也不可能再见到他了!”

“不……”女人哭泣着,“不要……”

“不能继续等了。”二宫抓住了大野的手腕,以微不可闻的声音说,“这样耗下去,她撑不到翔君到的时候。”

大野扭过头看着他,那人轻轻抿了下嘴唇。他突然明白了二宫想要干什么。

“不行。”他有些急切,反手抓住了那人,“不行。”

二宫深吸了口气,反而轻轻笑了出来。

“你也说过吧——他喜欢这个类型的人。”

“不代表你就得冒险。”大野说,“我去。”

那人摇了摇头。“你没法拖延住他的。”二宫掰开他的手。半晌,轻轻握住了他的小拇指。

“和翔君保持联系。”起身之前他轻声说。

那熟悉的身影慢慢地离去了。大野闭着眼睛,额头抵在冰冷的水泥墙面上。

 

——小指代表“相信我”。

 

啪嗒。石头和铁门清晰的撞击声。

安原本川警觉地向门口望了一眼,右手摸出一把折叠军刀,展开抵在了菅井千惠的喉咙处。

“是谁?”他高声叫道。

门被轻轻地拉开了。二宫双手举过头顶,在安原的注视下慢慢地走进了屋子。

“二宫先生?”安原拉长着音调,手里的刀刃缓缓转动着位置,“真巧。您是带着搜查课的人一起来做心理辅导的吗?”

“我一个人来的,今天调休。”

“调休——来这里?”

“每个人都有心情低落的时候吧?”二宫垂着睫毛一笑,“想来散散心。”

安原眯起了眼睛。像是在辨别二宫说的话有多少可信度。

“不要担心,”二宫眨了眨眼,“就算他们来了,你也可以把我当做人质。对你没有坏处。”

沉默了一会,安原指示道:“把身上的东西都放在地上。”

二宫照办了。钱包、手机、钥匙夹——他直起身来,手也再次举了起来。

“去那边拖一个椅子。”安原撇过头,给他比了一个方向,“不要想着玩什么小把戏。”

二宫点了点头。旧仓库里到处都是破旧的木器。男人掀开上面的破布,立时被浓重的灰尘呛得咳嗽了几声。他拖回来一个还算稳固的木头椅子,在安原的示意下坐了上去,双手背在了后面——身体正对着大野所在的那片墙壁。

安原立刻拿绳子将他的手和椅子绑在了一起。确认他已经完全失去了威胁后,安原直起身,嘴角略微扬起。

“二宫先生,”他缓缓地绕着他踱步,“正好有时间,我们来聊聊天怎么样?——你的名字是什么?”

“二宫和也。”

“那么——”安原站在他后面,手自然地搭在了他的肩上,“和也君。你说你今天心情低落,对吗?”

男人难以察觉地皱了下眉。

“……是的。”

“方便告诉我——是什么原因吗?”

二宫低着头,没有回答。

安原反倒是对他的反应勾了勾唇角。“那就让我来猜猜吧——是家庭吗?还是友情?或者说……”安原弯下腰,观察着二宫的侧脸,“是感情原因?”

男人的瞳孔放大了一瞬。安原轻轻笑了一下:“果然是。”

“我不想谈这个。”二宫干脆地把头扭向了另一边。

“对方是大野先生吗?”

椅子上的人微不可查地咬住了下嘴唇。

安原眯了眯眼。“真有趣——”他拍起手来,“早在那天你们来找我的时候,我就这样隐隐感觉到了,没想到真的是!难怪你那天那样护他——可是,”他故意顿了一顿,“他真的有在意过你吗?”

大野忍不住蹙起了眉。这种类型的心理战对二宫来说从来算不上什么——但安原的话让大野很不舒服。

樱井的信息显示他们再消一会就能到达,角落里的菅井呼吸也还算均匀……唯一让他担心的,也是他最为担心的,就是二宫——他能否顺利地捱过这段时间。

屋子里的男人深吸了一口气。“都是过去的事了。”二宫说。

“你们认识了多长时间?”

“……七年。”

“七年间,一直都是作为恋人相处过来的吗?”

“不是——中间吵过架,也和好过。”

“你相信他吗?”安原突然把手搭到了椅背上,“看得出来他很相信你——但是你相信他吗?”

男人动了动喉结。

“我相信他。”

“那么——”安原得逞地一笑,凑近二宫的耳际,“你又为什么不把你小时候的经历告诉他呢?”

二宫蓦地瞪大了眼睛。

“你到底知道些什么?”

“全部。”安原说,“我知道你的全部喔,和也君。”他在二宫的面前蹲下来,“告诉我,你会感受到疼痛吗?——在那个人,你的父亲,对你实施暴力的时候?”

眼前的男人呼吸一滞。

“不要再说了。”他轻声道。

“肯定会疼吧。这里。”安原敲了敲自己的胸口,“为什么不试着逃开呢?”

二宫皱起了眉毛。

“因为你仍然尊敬他。”安原站了起来,走到菅井千惠面前,微微偏头道,“‘那个人也有难以言喻的苦衷吧’‘只要我牺牲一点,母亲就可以不用受伤了’——”

“不要再说了!”二宫有点失控地吼道。

“因为他很温柔。他会在一切都结束后心疼地问你‘疼不疼’,会拥你入怀——那样的温暖使你感到害怕。你太怕失去他,所以你原谅了他,一次又一次……”

男人阖上了眼睛。“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他说。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安原快步走回他的面前,“和也君,我比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人都要了解你。所以,为什么不——”

椅子上的人仰起了视线。安原怔了一下,过了许久,深深地叹了口气。

“是吗。”他说,“你还喜欢着大野先生啊……”

 

大野愣住了。

安原的身躯挡住了他的视线,他看不到那个人的表情。二宫是笑着的?还是哭着的?是睁着眼?还是闭着眼?到底安原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他对于这句话的反应又是什么?……

这一刻仿佛都不重要了。

手里的电话震动了一下。大野紧紧地攥住了它,深吸了一口气,站起身来。

 

“真搞不懂你们!”安原把旁边的桌子踹开,轻蔑地嗤了一声,“明明都选择离开了,为什么还要恋恋不舍以前的人?你,”他转过去,看着角落的菅井,“还有你——”他甩着手里的刀,凑近她,“既然那么想和你的诚一在一起,”他说,“就去地狱和他作伴怎么样?”

女人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她的身体生理性地颤抖着,连连摇着头——可安原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就在这时,一阵规律的震动声在屋子里响了起来。安原住了脚步,警觉地回过头去。声音来源于仓库的大门口。

“是我的手机。”二宫开口,“也许是警署那边,不接的话可能会引起怀疑……”

安原瞥了他一眼,慢慢走过去,把手机捡起来,提到了二宫的面前。

“你知道该说什么。”安原边说边按了接听。

手机里传出了一个熟悉的声音。“Nino?”大野的语气慵懒,“这么晚才接,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

“没有。”二宫眨了眨眼,“刚刚在打游戏。你知道的,游戏机和响着的电话之间我会选什么。”

那边轻轻笑了几声。“出来喝酒吗?”

“不了。”二宫说,“已经很晚了,我不太想出门。”

“这样啊。”对方的声音有点低落,“……真遗憾。”

二宫抬眼瞥了一下安原。

“还有什么事吗?不然我就先挂了。”

“等等——先别挂。”大野叫道,“那个……虽然也不是什么大事。今天你调休不知道。翔君让我和你说一声,菅井诚一已经被释放了。”

二宫怔了一下。安原皱着眉,跟他打着眼色。于是二宫问道:“什么?”

“好像是不在场证明洗清了。”

“那……”二宫看着安原,“涉嫌DV那边呢?”

“那个啊,”大野轻松地说,“报告书那边有一些笔迹很模棱两可,不能被确定是菅井千惠本人所写,所以这个罪名不成立——对了,那个人出警署的时候还意外地特别焦急呢!问他也不说。那个样子,就像是——”

“他知道菅井千惠在哪了一样。”二宫接道,“对吗?”

通话被安原粗暴地挂断。他恼火地冲到菅井面前,手里的刀刃抵上她的脸颊。

“你背叛了我?”他低声质问。

“我没有……”

“你是故意的,对不对?你本来有那么多次机会可以拒绝我,可你都没有!”他暴怒地吼道,“告诉我,你在打什么算盘?你为什么要伪造出那张假报告书?你的目的是什么?”

“我不知道……”女人哭诉着,“我真的不知道……”

“你打乱了我所有的计划,该死的贱人!”安原粗鲁地扯起她的头发,女人在一瞬间尖叫起来。突然一阵碾过草坪的簌簌声响了起来。周遭安静了一瞬,接着一个男人的声音传入了几人的耳畔。

“千惠?”菅井诚一喊道,“你在这里吗!千惠?”

安原本川从鼻孔里哼了一声出来。

“你不是想要见他吗?”他笑道,松开菅井千惠的头发,转着手里的小刀,“我这就让你见到。”

说着,他便转过身,头也不回地向大门走去。

“不,不要——”菅井千惠几近恳求地喊道,“求你了,不要伤害他——快逃啊,诚一!”

然而菅井诚一的呼唤声还在继续。二宫看着安原一步一步走向铁门口,又瞥了一眼墙壁的裂角——那里已经空无一人。

到了目的地,安原沉着拿刀的那只手,另一只手猛地推开了门。

强光在那一瞬间打了进来。安原几乎是下意识地捂住了眼睛。一片黑暗中,他突然感受到一座枪口抵上了他的后脑勺。

 

“晚上七时三十五分,”樱井的语气平稳而有力,“安原本川,你因涉嫌绑架菅井千惠小姐而被捕。”

他强忍着睁开了眼。持枪的警装人员已经围住了门口,樱井站在最中间,旁边是紧攥着拳头的菅井诚一。

“把刀子丢掉。”大野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安原慢慢把手指松了开来,胳膊举过了头顶。大野在下一刹那踢上了他的背——男人吃痛地跪在了地面上。两边的刑警立刻冲上来拷住了安原。大野捡起地上的刀,立刻回头冲进了仓库里。

二宫就在那里。听见大野的脚步声,他吃力地转过头来。带着些汗水的刘海搭在鼻梁和睫毛上,二宫睁着闪着水光的瞳孔,朝着他疲惫地微笑。

“没事了。”大野小心地割掉他手上缚着的绳索,声音有点颤抖,“没事了……”

又有几个刑警跑进来,给房间一边狼狈不堪的菅井千惠解了绑。二宫活动着泛红的手腕,闻言笑了。

“我又不是受害者。”他说,“你该去安慰小千惠才对。”

菅井诚一失魂落魄地跑进来,从刑警手中抱过菅井千惠,止不住地和周围人道谢。二宫站起来,看着那个方向,眼神欣慰而哀伤。

“我要是能再坚持一下……”他垂下眉,“也许那孩子就能少受一点折磨了。”

大野摇摇头。“这不是你的错……”他说,“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仓库里重新归为平静。强光灯被关闭。鹅黄色的吊灯在两人上方轻轻摇动,粉尘在空气里闪烁发光。

“Nino。”大野抿着嘴唇,语气很轻,“我只想问你一件事。只有这一件——安原说你还喜欢我,是真的吗?”

眼前的人像是怔了一下,没有回答,缓缓地回过头来。

“如果是真的的话,”大野垂着眼,慢慢地笑了,“——我也是,从以前到现在……我一直都很喜欢你。”

 

二宫的瞳孔突然急剧地收缩了起来。摇曳的灯台、破旧的椅子、眼前的人——他们在琥珀色的海洋里翻滚,一点一点裂变。光在那里面旋了一圈,融进了水珠,一起从他的眼角掉了下来。他终于没办法再控制住自己决堤的感情。

“我该拿你怎么办呢?”二宫颤抖着声音,眼睛里朦胧一片,“呐,サトシ,我到底应该怎么办才好?”

大野没有回答。他走上前去,手臂环笼,轻轻地把眼前的男人圈在了怀里。一片寂静里,那个人咬着自己的拳头,下巴靠在他的肩膀上,瘦削的身体以微小的幅度抽动着。

——至少他还在这里。

大野这样想着,低下眉头,无声地合上了眼睛。

 

tbc.



FT:

1.发现了一个时间轴的bug,更正了一下。第三章:十五年前的案件是在第六起事件后销声匿迹。

2.期末周忙成狗,我尽量加油不断更新!……如果断了的话我就先在这里致歉!比心

评论 ( 30 )
热度 ( 140 )

© 欧十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