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だよ!私が大好きな人!
丧偶了。

文手双人问卷——欧十四x盐焗番茄

盐焗番茄:

圈一下相方(所以相方到底是什么意思……)@欧十四 


※避雷预警:1.一个sk和y2的自我放飞问卷


                  2.arashi同人限定


                  3.内有sk、y2、sj、山组、末子(排名不分先后) 


                    不喜勿看!不喜勿看!不喜勿看!




这个问卷真的会有人看吗




……总之开始吧!




01.首先简单介绍一下自己吧


十四:大家好我是正经文手欧十四!名字没啥含义,主要是当年老抽不出UR所以改的。写文都靠感觉来了,没啥技术含量,但是有心有赞和评论我是超开心的,开心地想要再码一百年那种超!清!新!的高冷作者。


 


番茄:y2本命,A团黄担,反正我挺可爱的(?)。写文时间不长产粮不多,对写文还是满怀爱的!!!


 


 


02.回忆一下对方的同人,评价一下对方的文风吧


十四:茄茄刚开始写的时候,我连樱井翔都不认识!!!!!当时没啥cp概念就随便看嘛,就觉得写的相当不错。很想天天催更那种不错。后来搞的cp不同了,茄茄发粮我也还是会甜虐通吃的(车除外车除外车除外)。我自己觉得她是看了会觉得很舒服的那种文风。


 


番茄:已告白多次!非常喜欢!日系温暖风!读起来很流畅,小甜饼甜而不腻甜而爽口呀


总之就是很好看,希望有朝一日可以来写磁石!!


 


 


03.你觉得最能体现对方对CP理解的一段文是?


十四:选自《True End.》(Y2)


    樱井也会看二宫的剧和电影。二宫不会找他对戏,在演技上他很喜欢将自己囚禁于困境之中再设法挣脱。樱井透过屏幕欣赏这个与他朝夕相处数千个日夜的人,他的神态举动,他说话的腔调,那是他熟悉的他,却又是一个截然不同的、新生的他。


他们认识太久,甚至了解对方的每一根毛发,每一片逆鳞。他们也曾争得面红耳赤,为了傻透了的原因掉很多珍贵的独属于少年的眼泪,他们睡过很多次,从十代到二十代再到三十代。但也就只有这样而已了。


他们终究还是偶像,国民偶像,活在黑漆漆的镜头面前,习惯性地盯着镜头说笑,好像那镜头是个活物。他们对镜头说的话比跟对方说的话多太多了。即便是在两人难得的独处时光,也常常是在同一个房间里隔着几步的距离各干各的,时间和大把大把的沉默搅拌在一起,最后搅拌出一句再见。


 


两人以后也许都会爱上别的什么人,兴许是一个各方面都无可挑剔的漂亮姑娘,可能是圈内的,也可能是圈外的。熬到事务所松口就结婚,然后生几个孩子,偶尔再到荧幕上蹦跶几下。再偶尔看到对方寒暄几句,嘲笑对方脸上新添的褶皱。看到对方的妻子可能还会恶意地想你旁边那人在我身旁躺了不知多少次,脸上还要礼貌地笑笑,甚至再点头致意。


 


番茄:选自《祝你前程似锦》(SK)


刚才去翻了翻,发现删了的文章好像找不回来了。


想想算了。在这里重新写一次吧。


我喜欢你。サトシ,我喜欢你!


 


 


04.贴出你最喜欢的对方的一段文


十四:选自《第100000号》(Y2)


樱井起身正对着他。


那是张满脸泪痕的脸,熟悉得像在梦境中已经出现了千百遍。


他突然眼睛一酸,他把手放到眼角,触到温热的液体。


 


“所有的问题已经问完了,你还有什么问题吗?”那人擦干了眼泪,扬起嘴角。笑容和回忆中一样闪闪发亮。


樱井学着他擦掉了眼泪,他近乎是庄重地鞠了一躬:“非常感谢。我只有一个问题——”


“我们以前在哪里见过吗?”


 


番茄:选自《是水瓶座又如何》(SJ)


审完稿子,松本润把一叠A4纸摞在好放在桌子上,抬起头来平静地看着对面的人。


“樱井先生,”他说,“你是水瓶座吧?”


樱井不明就里地点了点头。


松本又说:“水瓶座的人,思维都比较发散,异想天开,很适合写文章,但又不注重文章里的小细节。”


樱井想了想自己的稿子:有吗?每个伏笔他不是都有好好呼应吗?


“而我们处女座呢,”松本用手指在稿子上敲了敲,“恰好相反,虽然保守,但是谨小慎微,特别注重文章里细小的部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樱井先生?”


 


樱井翔思考了一会儿:“意味着我们两个很配?”


松本润:“意味着你再给我交错字连篇的稿子上来,信不信我扣光你这个月稿费。”


 


茄茄:这个可爱死了!!!!!好多可爱的,妈蛋不知道该选啥好惹


 


 


05.贴出自己修改最多的一段文


十四:选自《The Day I Found You》(SJ)


如你所见,松本本来有不止一次的机会可以察觉到的。可是他没有。


也许是三百年一见的暗蓝磷光真的消耗掉他所有的运气,让他已经无法再继续支付「让樱井留在我身边」的巨额账单下去,总之在他兴奋地从探测舱中跳下来,想要告诉樱井他找到了与地球相似度达到65.5%的星体的时候,樱井翔就已经消失了。从这里。从他身边。


松本润在这宽广,却又狭小无比的宇宙空间站里找了他整整三天。他的眼泪流干了,嗓子也哑到发不出声音,却发现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润滑液放在哪里。


仿佛为了印证祸不单行一般,宇宙空间站在第四天遭遇了一场史无前例的停电。


失去了全身力气的松本润倒在瞭望台的玻璃边上,看着灯光一点点变暗,看到眼前一片璀璨,也看得到身后一片死寂深渊。


 


意识模糊时,他想:璀璨和深渊对他来讲又有什么分别呢?


反正那个陪他看星星的人已经不见了。


 


番茄:选自《乌鸦》(Y2)


樱井没有台词,但收音麦克风横在他的头顶。拍摄开始。楼下的一男一女疯狂拥吻。少年抓着脏的制服上衣,上身赤裸站在天台上痴痴望着那两个交织在一起的身影。而后他跪坐在地上,胸口逐渐起伏。先是漏出一星半点的喘息声,然后愈发粗重和急促。樱井背对着镜头。两只手放在身前微妙的位置,瘦削的肩膀有规律地抖动着。他为了这个角色减了十几斤,之前是标准体重。减了以后平日里穿着衣服也没显出太大的区别,这会儿肩胛骨突兀地暴露在镜头前,配合着抖动和气音竟有种病态的美感。这场应当接的是前几日樱井拍的黄昏下狂奔的场景,少年放学回家后发现父亲上吊自杀,转身像个无头苍蝇般拼命地奔跑。他跑得太过狼狈,摔了好几跤,连滚带爬地不断前进,一如身后有恶鬼追随。停下来的时候天色已暗,他爬上了不知是什么建筑的天台,之后便是刚刚拍摄的这段。


(解放天性的第一步??)


 


 


06.贴出你认为对方写的角色最还原的一段文


十四:选自《少年年少》(Y2)


樱井说,你不说话的样子让人火大。


二宫说,你这种自以为是的态度才让人火大。


 


二宫说,你活着不累吗。


樱井说,那你又在逃避什么?


 


番茄:选自《祝你前程似锦》(SK)


10月25日


23:25


在大阪玩了三天。明天签售终于要开始了,后天上午再参加一个见面会,晚上就能回东京了。


可惜的是没把游戏机带过来啊,电脑也没带。无聊的时候就只能看电视解闷了。


今天没有什么有趣的节目。在Line上想找个人稍微聊一会,结果相叶他好像挺忙的样子。


也是啊,十一点是他的赶稿黄金时段嘛。再不写就赶不上了。


刷了一下推特,看到了大野先生昨天晚上发的新作品。


《孤独》:画了两条鱼,一条长出翅膀飞走了,一条在海里仰望着。


还真是喜欢鱼啊。我也终于从健美运动员堕落成鱼了。画的是我吧。


我在想要不要找大野先生聊一会呢……


不。果然还是算了。


 


 


10月26日


23:18(已删除)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茄茄:我对这一篇的爱喔!!!!


 


 


07.给对方出个题吧,什么题都可以喔


十四:写一段相声!长度题材不限但要有始有终!


 


番茄:sj的游戏实况主paro!


 


 


08.现在按照上面对方出的题写一小段文吧


十四:(SJ)


生放送的最后三十分钟,宝物桑稀奇地停下了游戏,一本正经地对着镜头说:“那么,剩下的时间也不多了,是时候请出今天的特邀嘉宾了。”


弹幕刷过好多“诶——”和“是谁?”,屏幕里的人不自觉地扬起一边嘴角。“是谁呢——”他故意拖长了音,然后突然一把拉过来了一个人,“锵锵!是Saku桑哟!”


成吨的弹幕在一刹那向生放屏上砸了过来。以幽默得当的吐槽著名的Saku在游戏实况区也是相当有名,这两人虽说都在自己的视频里提过彼此,Saku更是在推特公然表示了自己对「盆栽是宝物」的喜爱,但要说两人真的同屏出现的话,这还是史无前例的第一次。


特邀嘉宾Saku先是冲着摄像头摆了摆手,接着一边轻车熟路地摸上宝物桑的键盘,一边说:“你是故意的吧,把最后的BOSS关卡留给我……”


没错,虽然身为解说天才,Saku操作苦手也是大家达成共识的事。看着Saku两分钟不到就死了五六次,宝物桑在后面边揉耳朵边偷笑。


有弹幕刷过一句:“真是的不要欺负Saku啦ww”


 


才没欺负他呢。无辜的松本润想:是你们的Saku桑自己答应今天做烤扇贝就来挑战最终关的哦。


 


番茄:(SJ)


樱井:今天我们给大家说一段相声


松本:嗯


樱井:哎,松本老师,您怎么不配合我呀


松本:不好意思,刚刚有点走神


樱井:那咱们再来一次


樱井:今天我们给大家说一段相声


松本:(面带微笑激烈鼓掌)


樱井:非常好


樱井:不行,我刚刚这句话破坏了这段相声的完整性


松本:……


樱井:(兴高采烈)今天我们给大家说一段相声


松本:(面对微笑激烈鼓掌)


樱井:诶好,咱们今天呢,来教大家怎么报菜名


松本:哇,好期待哦


樱井:您怎么看起来好像一点也不期待呢


松本:哪里哪里,我是真的很期待


樱井:这个报菜名啊,首先是要抱着对食物深沉的爱


松本:怎么说?


樱井:比如说咱们的同事,二宫先生,就不太够格了


松本:这我可不敢苟同


樱井:您不信?


松本:二宫先生可是演过落语家的啊


樱井:嗨!这嘴皮子溜是一回事,满怀感情是另一回事


松本:哦?怎么个有感情法?


樱井:我先给大家示范一遍


松本:这敢情好


樱井:献丑了


松本:大家鼓鼓掌,鼓励一下咱们樱井老师


樱井:谢谢了。(清一清嗓)……


松本:樱井老师,您这是怎么了?


樱井:我这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啊,想吃的太多了


松本:(笑)得,这感情太丰富也不是什么好事儿了


 


 


09.试着写一段对方虽然喜欢但是不常写的CP的文吧


十四:(末子)


“你好,我叫二宫和也。”站在门口的青年这样说,“我可以为你带来笑容!”


外边下了雪,他围了厚围巾,身后还立着个大旅行箱。松本正烦心着呢,心里想你哪位,又想我真的真的买不起保险了!刚想出口赶人,没想到自称二宫的这家伙就拖着行李箱自作主张地闯了进来。


松本润黑着脸喊了声:“喂!谁让你进来的!”


二宫闻言回了头。“怎么还站在那啊,外边多冷呀快关门。”他摘了围巾和帽子,见松本润盯着他,就道:“别用那种看嫌疑犯的眼神看我嘛,我来你这也是有工作要办的。”


“例如什么?”


“例如带给你微笑,”二宫摸出个名片,“请请。”


松本润拿过来一看:微笑制造者——-二宫和也!他一百个不相信:“这是什么稀奇古怪的职业?”


“才不稀奇古怪呢,我可是有营业执照的呀。”二宫坐进沙发里,举起手来和他比划:“你看现在日本年轻人的自杀率这么高,再不做点防范措施的话就糟糕啦!我们这个职业就是为了这个而诞生的哦。”


“等等,”松本润打断他,声音很低,“你的意思是,我会自杀?”


二宫沉默了一会。他说:“不是这个意思啦小润。”


还叫小润这么亲密,松本润的无名火升到了喉咙。可二宫的下一句话也到了——


“但是,”二宫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但是啊,你确实有过这样的想法,不是吗?”


 


番茄:(山组)


“所以……你变小了?”大野终于搞清楚了状况。


他那个一直以来都靠谱而肩负着无数责任的同事,正以孩童模样站在他面前。他方才惊得说不出话的当口,那人眨着水汪汪的眼睛笑着望他。


“翔ちゃん……”他又开了口。小小一只的豆丁翔老气横秋地嗯了一声。于是他说道:“你果然还是老了,现在的你顶着这张脸已经有违和感了。”


樱井丢了个哀怨的眼神给他:“又不是我想的!


大野蹲下来使自己的视线与对方平齐:“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


豆丁翔严肃地说:“我大概是被诅咒了吧。”


这张脸配上这个与对方的政客爹神似的表情异常喜感,大野忍住了笑:“那你打算怎么办?”


“今天的工作我已经打电话安排好了,希望能尽快找到原因吧。”问题确实很严重,樱井也不再开玩笑,正正经经的回答他的问题。


顿了顿,又笑道:“难得的清闲啊,尼桑。”


大概人生总有那么一瞬,愿意把一切琐事忘在脑后,专注于面前的人吧。


大野伸手捏了捏樱井的脸。


毕竟烦心事层出不穷,豆丁翔也许只是一日限定了。


好软呀。


 




 10.写一段对方本命CP的文


十四:(Y2)


散会之后,站在楼梯口的时候樱井犹豫了会,还是绕了远,先去隔壁情报收集组拜访了一下。


隔壁组的家伙们和他们执行组不同,一周七天二十四小时,他们是连轴无间断的忙。樱井一进门,正撞见一手拿着咖啡一手抱着一叠A4文件的相叶。两人简单打了个招呼,下一秒相叶便条件反射地汇报道:“哦,二宫还在他位置上呢!”


樱井翔:……


其实这也没什么,整个情报组都知道ACE樱井一大驾光临,百分之一百二都是来找二宫的。心情复杂地送走相叶,樱井眼睛左右一扫,就瞧见了正低着头异常专注的二宫。为了不打扰他,樱井从侧面悄悄地绕到他背后,末了伸长脖子一看——果然在打游戏。


他无奈地拿手里的文件敲了下二宫的头:“上班时间诶,你也稍微注意点啊。”


掌机画面里的小人毫不意外地损了一条命。二宫眯起眼睛“啧”了一声,啪地合上游戏机。“你也知道是上班时间啊,”他随便捡起张文件就读了起来:“你们执行组这么闲?闲的话赶紧帮我看看资料,我就能早下班了。”


樱井一本正经:“二宫桑,自己的事情应该自己做。”


二宫和也转过椅子来看他:“是吗?我加班的话你记得自己做饭喔。”


“……”这一招显然很有效。“这次真不行,”樱井把文件拎到他面前,“上面给的新任务,可能需要你一点技术支持。”


二宫立即坐直了身子,接过来一看,是最近报纸和网上疯传的连环杀人案。由于被害者分布太广且没有共同点可循,光是犯罪嫌疑人就足足写了四大页。“还是把这个案子派给你了啊——”二宫嘟囔道。他转回电脑前,打开文档就开始飞快地录入,“这下加班是肯定的咯……”


“给你叫外卖。”樱井说,“加班到几点我都陪你。”


“……那是当然的吧,我可是为了你才加班的诶。”二宫偏过头看他:“这样,也给你点工作——”他把一个马克杯推给樱井,“去给我接杯咖啡,记得不加糖不加奶,水别加太多,就平常那样就行。”


樱井说你总喝黑咖啡不利于睡眠的。


“知道啦母上——”男人弯起嘴角冲他一笑:“但现在有这么大个猎物逍遥在外……也没心思好好睡觉不是吗?”


 


番茄:(SK)


高中生大野对高中生二宫说:“你为什么老打我?”


高中生二宫说:“我从来没有打过你啊。”


大野坐在二宫的前座,一天大概能感受二十多次二宫深厚的掌力,时常怀疑自己十几年的邻居兼十几年的同学是不是瞒着自己去练过武。


就算他没练过武吧,他自己也快练就后背碎大石的技巧了。


他深知如果这样给二宫吐槽是没用的,因为对方肯定会一本正经地对他说这不是很好吗你又多了个谋生技能以后就不用担心就职了呢!


于是大野安慰自己,算了吧,反正多个谋生技能真的挺好的。


 


高中生大野又对高中生二宫说:“你为什么总给我传纸条?”


高中生二宫说:“因为你总是会回啊。”


哇,这话说得好有道理,大野觉得自己无言以对了。


但是这种回答并不能抹平大野经常被班任找去谈话的伤痛,他很想告诉她这张纸条不是前座的班花大岛同学给的,然而他还是没有说出口。老师语重心长地对他说:“我不是说你们这样不好,但是有话要说的话可以尽量在合适的场合说好吗?”


大野想:???


大野又想:难道你看不出这不是个女生的字吗?


但是如果说出来的话二宫又要被叫出来谈话,好像有点麻烦。


于是大野安慰自己,算了吧,就当课堂消遣了。毕竟二宫写在纸条上的段子,还蛮有意思的。


 


高中生大野又对高中生二宫说:“你在和大岛同学交往吗?”


高中生二宫说:“没有。”


大野这次没有沉默,他反击道:“那你们昨天是怎么回事?”


二宫说:“因为她要问我一道数学题。”


大野想,原来如此。转念又觉得不对:“昨天根本没有数学作业!”


二宫说:“她问我前天的作业。”


二宫盯着他的眼睛:“真的,信我。”


大野想,优等生了不起哦!又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开心。


这回轮到二宫问他:“你喜欢大岛?”


大野连忙摇头。


“真的吗?”


“真的!”


大野觉得二宫好像也有点开心。


 


高中生二宫对高中生大野说:“你怎么能容忍我这么多啊?”


高中生大野有点懵。他困惑地看着二宫:“什么意思?”


二宫说:“你看我经常麻烦到你。”


大野欣慰地想,你终于意识到了这一点。他点点头,表示到这一部分他还明白。


二宫继续说:“你完全可以申请调位置的嘛。”


居然还可以这样!大野表示学到了。


二宫又说:“但是你没有啊。为什么呢?”


大野紧张地看着二宫凑近的脸,心想,对哦,为什么呢。


 


究竟为什么呢?


 




 11.挑战一下用对方的文风写一小段自己的本命CP


十四:(SK)


1


“三宫不和子先生!”休息日早上八点,门咚咚咚地响着,“有你的快递!”


2


二宫和也又气又困。昨晚写稿子写到凌晨四点,脑袋这才刚沾上枕头,就有人不长眼力见地来敲他的房门。


而且他还在楼道里喊自己的笔名!笔名!!!一旦这个楼里有自己的黑子怎么办!


为了自己未来的人身安全考虑,二宫只好认命地下床去开门。


清晨的阳光在一瞬间拥了进来。二宫顶着一个鸡窝头,下意识地眯起眼睛。


快递小哥软软地诶了一声,“你就是三公——三、三宫不和子先生吗?”


刚刚喊了这么多遍还能喊错,二宫心里一百个佩服。他说:是我。


“这名字真奇怪!”快递员得出结论。他递过来纸笔,“请您在这签字——”


二宫已经困到连槽都懒得吐了。草草地签完了名,他抱着箱子问:“还有别的事吗?”


快递小哥眨了眨眼。“没了!”他特别灿烂地欠了欠身,“非常感谢!”


本着最后的素质,二宫摆了摆手才把门关上。把看上去估计是样书·快递丢到桌子上,他半死不活地瘫回被子里。


 


五秒钟后,二宫和也从床上蹦了起来——


他刚刚,是不是,不小心签了自己的真名?


 


番茄:(Y2)


樱井翔是A大足球队的,二宫和也是B大棒球队的。


A大和B大是世仇。


仇到什么地步呢,就是A大人和B大人可能在得知互相所属学校之前你来我往火花四溅,恨不得一同在仲夏夜坐在公园的草坪上看星星看月亮探讨宇宙的奥秘,在得知互相所属学校之后,就算是谈到了生命和谐和数学定理,也要终止话题互喷几句然后不欢而散。


当然,凡事都有个例外。


比如樱井翔这种极力倡导和平的,和二宫和也这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


樱井在A大和B大的棒球赛上认识了二宫,当时因为裁判的某个判断两队已经举起球棒打算动手了。在一片混乱中,他眼尖地看到B大场上的王牌晃晃悠悠找了个空地坐下,闭上眼似乎要打盹。


樱井为自己的视力感到自豪之余,又觉得自己应该把这位同学拉拢到自己的AB维和队去。


二宫本来是不愿意的,他站的是中立,没有必要把自己放到风口浪尖。只是A大这个长得不错就是不知道脑子打错了哪根筋的足球队成员着实难缠了些,一来二去的,也就屈从了。


此处略去125617个字。


 


总之从此樱井翔和二宫和也过上了幸福的维和生活。


 


茄茄:挑战失败了……我造


     泪流成河.jpg


 




12.喜欢写HE还是BE?为什么?


十四:HE!不管虐成什么样还是喜欢HE结尾!不可否认BE也很有魅力,但我个人是会被文章结局所影响到的类型,所以也希望姑娘们看完消费完,最后能够开开心心地离开。


毕竟虐文本来就够伤肝伤肺了!再给BE就太说不过去了!(那就给开放结局吧)




番茄:BE吧。虽然说没写过BE,不过我大概有BE情结……对我个人来说,BE给我的印象要更深刻。希望下次能好好写个BE(好好好有话好好说,先把手里的板砖放下!!!






13.最想看对方写什么CP的文呢?


十四:最想看的肯定是SK啦,但这估计就是有生之年了吧。感谢问卷作者,感谢感谢。不过说到底,写什么都可以,茄茄能更文我就很感动了。


 


番茄:当然是磁石!!


 




14.有想过和对方合作填坑吗?


十四:不如说已经在做了?可是茄茄这个人还处在咸鱼期就让我很头疼了。希望你早点调整好状态调节好时间喔茄茄!当然也别耽误功课啦,那就舍本逐末了不是吗。


 


番茄:已经合作填了呀!诶嘿嘿!我会努力摆脱咸鱼期的!以及十四的高产期简直太好了!!每天都有粮次!!


 




15.没题目啦!那么对你的小伙伴说一句话吧


十四:女神我爱你啊!女神快更文啊!女神你身后的坑还填不填了!女神咱们下次就别想不开在出去玩的时候对坐码互拆的文了好不好?!


 


番茄:偶爱雷啊!!!!!!!!!!!


 



评论
热度 ( 11 )
  1. 欧十四盐焗番茄 转载了此文字

© 欧十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