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だよ!私が大好きな人!
丧偶了。

[SK]二宫和也的小小世界

二宫桑生日快乐!!!
迷之梗,不要介意……

1.
二宫和也是班级里最好看的学生。
不论客观事实,至少大野老师是这么认为的。
给学生发完卷子后,他站在讲台上,想着画一点素描打发时间吧。
找了半天,还是选中了二宫。他真心觉得那人每个角度都好看,怎么画都画不厌。
二宫和也也是班级里最不走运的学生。
他知道这一点,因为他看到过好几次二宫被学校里的不良呼来唤去的场景。
午休的时候,他收拾好书本教材刚要出门,就见一个鸡冠头印纹身的学生拽拽地走进来,指名道姓地要找二宫。彼时二宫正在吃午饭,看到他,就垂头丧气地放下手里的筷子,跟着他出去了。
走之前还可怜兮兮地看了眼自己的座位。
大野好心疼啊,心想就是为了自己以后不画他鼻青脸肿的模样,也要想办法帮帮他。

同办公室的相叶听说这件事,觉得是他想象力太丰富了。欺负?怎么可能呢!他觉得班级里的所有人都很相亲相爱!松本也好,二宫也好,毕竟大家交上来的作业风格都惊人的一致!
这里需要科普一下:松本润就是校里这群不良的头儿。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大野还是非常在意,“你也得考虑一下我啊,”他说,“要是二宫被打了,我以后怎么在考试的时候画他啊,我会很无聊的!”
相叶说:你就不能好好监考吗!
一旁的樱井这时候也吃完便当了。他把塑料盒丢进垃圾箱,擦擦嘴,安慰大野道:“即使真的是欺凌,你也没办法管啊,还不如就请他吃顿饭安慰一下算了。”
大野仔细端详了一下樱井吃饱了满足的表情,觉得也许他说的有点道理。

2.
大野智是这个学校里最莫名其妙的老师。
也许班级里只有二宫和也一个人这么想,但他是真心这样认为的。
考试的时候,大野总是有意无意地往这边看,边看还边在手里涂涂改改。
二宫好慌啊,好在意啊,他到底在写什么啊!
越这样想,他就越无法把注意力集中在试卷上。结果成绩一发下来,不出所料地挂科了。
大野果然把他叫去谈话。偌大的会谈室里只有他和他和一张试卷——上面是一堆勾和一个二宫都不忍直视的数字。
大野温温和和地喊他坐。二宫心里一百个想逃,还是没敢。他满心忐忑地拉开了椅子,坐下来,低着头不敢看对面的人。
不一会,他听到那人拿起了试卷。要来了要来了!二宫紧张地闭上了眼睛。
“那个……你在学校里,还习惯吗?”
什么?二宫迷茫地抬起头来,这是什么新的开场白吗?他不敢大意,斟酌着答道:“呃…还可以?”
“哦……”大野点点头,看着试卷的表情格外严肃,“那你晚上有时间吗,要不要一起吃个饭?”
二宫这下彻底震惊了。这个人怎么回事,不会是看上我了吧?他瑟瑟发抖地想着。
尽管有便宜不占不是二宫风格,他还是回绝了大野的邀请。没办法,他今天得去和松本吃饭!他还答应了松本要给新加入他们的不良说上几句呢。

没错,二宫和也,才是学校里这群不良的头儿。

虽然他骑电动车慢到会被自行车反超,脸也可爱到令人难以怀疑属性,但他的的确确,是和松本润搭档的,处在校园不良顶端的男人。
通常他不会怎么在那些不良面前露面,大事小事他都一概交给松本去处理了。与他的搭档不同,他本来也没有要当什么不良老大的念头,只是碰巧在被抓着要钱的时候表演了一个魔术,又更加碰巧地在不良圈里火了……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会因为这个而坐上一把手的交椅。他当时只是单纯地不想给钱而已!
好在松本也的确乐意接下这个摊子,这让二宫如释重负。松本这个人长得好看又有气势,做不良老大的话比他自己要合适多了。硬要说的话松本就只有一点不好——他总是会在午休的时候派人叫二宫一起到天台商量组织事宜。
对此二宫表示了极大的不满:为什么一定要来打断我吃饭?!
但他也仅仅敢在心底吼一吼而已,毕竟他没法对松本这个亲堂弟发火。松本就是执意喜欢这个点在天台吹风,他能怎么办!汉堡肉可以再做,弟弟可就这一个啊!

算了,顶多就回来再热一下呗,没有什么的。
离开教室之前,他恋恋不舍地回头,最后看了一眼自己的盒饭。
——丝毫没有注意到教室里某人充满关爱的眼神。

3.
翔酱的作战计划失败了。
想想也是,不是所有人都对吃的那么执着的。
大野拎着包走出学校,一路上都在操心二宫的事。要是真实情况真的像相叶说的那么甜就好了,他想,可事实明显不是。要不然二宫怎么会突然成绩下降呢!
他想的太入迷,差一点没赶上地铁。高峰期的车里全是人,他目光一瞥,恰好看见角落里两个穿着校服勾肩搭背的身影。
大野再一辨认,眼睛顿时瞪得老大:这不是二宫和松本吗!他好惊讶,合着他拒绝了自己,是因为松本的缘故吗?
他心里顿时连环画一样联想出了数十个可能场面,个个拎出来都能在悬疑推理漫画小说里独当一话。大野老师唯独在这种方面的反射弧特别短。
他越想越怕,最后心一横,得出结论:不行!他也得一起去!

大野跟着那两人下了车,出了站,左拐右拐,走到了一家胡同里的烤串店。外面停了好几辆摩托车。他空咽了一口,假装自己没有看见,推开门走了进去。
大概是到饭点了,店里人很多。他觉得怎么想也不会在这里动手吧!大野一边食之无味地吃着烤串,眼睛不停打量着柜台席坐在一起的那两位。
突然,松本抬起了手!大野紧张地坐直了,结果他只是拍了拍二宫的肩而已。
他刚舒了一口气,就见松本突然又激动地转过身来,好像和二宫争执着什么。
可惜店里太吵了,他真的什么都听不清楚。大野心情复杂地喝了一口啤酒,忽然思考起来自己到底为什么要跟着他们来这里。
他连怎么回去都不记得了。
就在这时,二宫他们终于站起来了。他一脸不情愿地走在前面,像是被松本威胁着,猫着背走出了烤肉店。
他突然想起门口停着的那几辆摩托车。
大野智心急如焚。

4.
“你也不能一直瞒着大家这件事啊!”松本拍上二宫的肩膀,“他们总得知道你是谁,长什么样吧。”
二宫吃着鸡肉串,口齿不清地说:“可我真的就只是个变魔术的而已啊。”
松本更正:是会变魔术的不良老大。
二宫拽拽他:“不要这么大声,你就不能守护一下不良们的梦想吗!”
松本不说话了。二宫又拿起一只鸡肉串,看了看他,说:“好啦,我新学了个魔术,你想不想看?”
又来这一套。松本在心里白了个眼:唉,看就看吧。
几分钟之后,他激动地抓住二宫的胳膊:“请务必把这个魔术表演给他们看!!!”
没错,松本润也是二宫和也的魔术粉之一,只是他一直不说。二宫闻言“诶”了一声,看上去不大热情:“不用了吧……”
没事啦,绝对超帅气的!松本把二宫推到门口:你反正都要跟他们见面的!
烤串店外,一排小弟要见老大了,都很激动,一个挨着一个站的笔直。二宫被强赶鸭子上架,无可奈何地理了理领带挺直了背,还颇有领导风范地清了清嗓子。

他刚想说话!
就看见大野老师从烤串店里冲了出来。

5.
“你们几个放学不回家,来这里做什么?”大野二话不说把二宫护在后面。这些家伙居然还带了……那是酒瓶吗?!他想,不能大意。
松本看到他,也很惊讶,但他很快就掩饰过去了。“跟老师你没关系吧!”他说,“这本来就是我们之间的事情。”
“可二宫君是我的学生!”
大野一把拉住二宫的手。那个人明显吓坏了,手心冰冰凉凉的。没事的,大野心想,不用害怕了,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

6.
二宫和也的确吓坏了。
他想:什么情况?

7.
大野斩钉截铁地说:“我也找他有事!你们有什么话,就明天上学的时候再说好了。”
接着他没等对方回话,就迅速地带着二宫离开了。
其实大野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把人往哪里带,他只是觉得越走远一步,二宫也许就越安全一秒。
可他的的确确感觉到后面的人在轻轻回握。
这一下子就给了他力量。也许他终于理解自己的良苦用心了,大野很是欣慰地想道。

8.
吹了一会儿风,其中一个小弟颤抖着声音问:“那家伙把咱们老大抢走了,要不要抢回来?”
松本站在那里,保持着迷之笑容。
他不想说话。

9.
一口气跑出去好远。大野觉得可能他们不会追过来了,才终于停了下来。他喘着粗气,转过身来问二宫有没有受伤。
二宫说没有。
又问老师怎么会在这?
“呃……”大野差点就说我当然是跟着你过来的。危急时刻,他想起了自己患难与共餐费共享的好同事:“我和你们樱井老师也约在这里吃饭!”
这理由二宫不怎么相信:“这么巧?那樱井老师呢?”
“哦……”大野硬着头皮继续编:“他还在吃!”
刚回家正在微波炉前热炸鸡便当的樱井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眼看他还要不依不饶地问下去,大野连忙转移话题:“你家住哪啊,我送你回去吧?”
话音还没落,二宫突然抓住他的胳膊,一边哎哟哎哟地喊着,一边歪在他身上。
“我刚想起来,他们今天绊了我一跤!”他说得好委屈,边说边吸冷气,“现在都肿了,好疼啊,走不了路了……”
他抬起头来,正对上大野不知所措的模样。他说:“我记得老师的家——就在附近对吧?”

10.
烤串店外,一列小弟又吹了一会儿风(带着鸡肉串香味的那种)。他们望眼欲穿,可老大二宫果然没有回来。
松本捂着脸,摆了摆手:算了算了,今天就先散了吧!
他觉得好丢人啊。眼见着一群人一个接着一个失望地走了,他忧郁地靠在坐垫上,感觉苦由心生。
正惆怅着,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松本拿出来一看,居然是二宫发来的。

二宫和也:J,关于我的身份,能不能暂且再保密一下?
二宫和也:尤其是对老师们,再给我一段时间就好。
松本润:你怎么能这样,你知不知道你不回来我好尴尬
二宫和也:对不起啦。
二宫和也:还有!要是大野君问你有没有故意绊我的话,请一定要承认!拜托了!
松本润:我什么时候绊你了?!

门咚咚咚响了三声。二宫应了句请进,就见大野把门开了个小缝,探进半个头一双眼睛来问:“脚还疼吗?需不需要上药?”
手机还在愤怒地响个不停。二宫不动声色地把它塞到枕头下,回复道:“已经好多了。”
“哦……如果有什么需要就和我说。”大野看上去十分担忧,“有问题也可以问,比如说作业方面什么的……”
二宫愁眉苦脸:怎么这时候还想着这个啊!
但他转念一想,顿时又有了新主意。
“正好,”二宫撑起身子,端端正正地在床上坐直,“我的确有想问老师你的问题。”

他认真地盯着大野的眼睛,问道:
“老师现在,有想要,或者正在交往的对象吗?”

End

评论 ( 6 )
热度 ( 91 )

© 欧十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