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だよ!私が大好きな人!
丧偶了。

[SK]禁止AO校园恋爱!

一个很有病的ABO脑洞,非常的随便

OOC、Bug出没注意



1.

“哎,”相叶用胳膊肘推了推二宫,“你闻没闻到一股信息素的味道?”

 

他说这话的时候,地铁正好停在站台。上班族和学生一起拥了进来,相叶被挤得左摇右晃,他的好竹马却像个没事人一样继续摆弄着携带电话。他又把手在二宫眼前晃了几下,那人才不情不愿地拽下一面的耳机。

“怎么了?”他问。

相叶非常努力地让着人群:“我说,你有没有闻到信息素……咦,你今天涂香水了吗?”

“你在说什么啊?”二宫觉得他莫名其妙,“这里是Beta车厢诶。”

相叶这下连吊环都不握了。他一把抓住二宫的肩膀,用力地吸了吸鼻子。“我是说真的!”他睁圆了眼睛,“你的身上真的有O信息素的味道!”

周围的人都循着声音看过来。二宫尴尬极了,连忙推开他:你声音小点啦!

埋怨归埋怨,被相叶这么肯定地说了,他又有点不放心。尽管心里一百个肯定自己出生证明上写的是Beta没错,他还是不动声色地低下头来,闻了闻自己的肩颈和袖口。

 

这人可真大惊小怪,一无所获的二宫心想,明明什么味道都没有!

他本来想就此事发表一下不满的!

可他已经被相叶连拉带扯地拽下了车。

 

地铁毫不留情地关上门开走了。二宫反应过来,连忙跑过去看发车表——还好还来得及。他二话不说,攮了罪魁祸首一胳膊肘。“你到底在搞什么啊?”他压着声音,像是这样做别人就听不到了一样,“要是迟到的话,你写两份检讨啊。我早上可是按时出门的。”

“我是在帮你啊!”相叶强调,“后面有个人看你的眼神都不对了!”

“可我是B!”二宫觉得他没救了,“你今天第一天认识我吗?”

他们在站台又站了好久,左等右等,也瞧不见下一辆地铁的影子。二宫看了眼表,叹着气瞪了相叶一眼,朝出口走上去。

还好就剩一站了,他在心里自我安慰,腿也麻了,就当锻炼吧……

等他到了检票口,脚力快的相叶已经先出站了,在门口那里跳来跳去,嚷嚷着:nino快点啊!二宫嫌太丢脸了,装没看见,埋着头“滴”地一声扫了乘车卡……可安全门却没像平时一样自动转开。

他正奇怪呢,一旁的工作人员就走过来,微笑地提醒他出站的话要在这里按指纹的。二宫说了声谢谢,心里却嘀咕这个站口可真麻烦,难道一会儿还要过安检吗?会不会把他偷带的游戏机给没收啊。

 

他把大拇指贴到凉凉的电子屏上,机器果然“叮咚”响了一声,蹦出来几个字符。

带着工作证的小姑娘凑近了一看:哎呀,是Omega啊,Omega的话请走这边。

 

二宫和也难以置信地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检测仪上泛着绿光的字,一脸“这怎么可能”地愣在了原地。

他想自己真的不是被《人类观察》番组盯上了吗。

如果一名Beta出地铁站发现自己变成了Omega!他会怎么做!之类的。

可惜并没有扛着摄影机的Staff跑出来澄清他的Beta身份。要刷卡前,二宫欲哭无泪地问道:“可我坐Beta车厢来的啊,车票钱不可以就算Beta份的吗?”

 

毕竟Omega的车票要贵两块钱呢。

 

痛心疾首地交完钱跑到了学校,两人已经没什么上课的心情了。相叶和老师谎报二宫腹泻了,后者满脸不情愿地捂着肚子在职员室里打了好几个滚。拿到口头批准,他俩一前一后来到社团活动室,一拉开门,松本润立马就凑了上来。

“好像是水果糖味的?”松本左闻右闻,对他新鲜感十足。

相叶惊了:难道不是蜂蜜曲奇吗?!

“让开让开,你们对我的信息素这么好奇干什么啊!”二宫仿佛已经适应了自己的新设定,四仰八叉地躺进软沙发里,又抬起头来:“Leader去哪了?在上课?”

“没有,”Alpha樱井惆怅地倚在窗台上,鼻子里塞着俩过滤器(松本安的),“他去钓鱼了,你没看line?”

二宫从屁股下面翻出手机来,一刷,还真是。

五个人的群组里,那人的翘课发言就跟在相叶宣布他变成Omega了的后面。跟下面松本樱井回复的“骗人吧”“真的假的?”相比,怎么看怎么格格不入。

 

还说什么“没有钱了所以赶不过去了”呢。

二宫翻开团里的记账本,赌气地想,那就让你更穷一点好了。

 

相叶在他奋笔疾书的这会儿已经坐了下来,拿了片桌上的仙贝,边咬边问:“现在怎么办,他还能恢复成Beta吗?”

“可以是可以,”樱井吸着鼻子走过来,坐到他旁边,“但是没有什么准确的方法……你看,维基上有的说睡一觉就好了,有的说要和喜欢的对应性别告白才会好。”

相叶听了很惊讶:告白就可以?动物A也行吗?我家有一只Alpha鹦鹉!

“可咱们学校禁止AO恋爱啊。”松本没理他,“说到底nino有喜欢的Alpha吗?”

“怎么可能有啊,”二宫干脆侧躺下来了,“何况我觉得那个睡觉的方法就很不错啊。对了,你们再看看有没有打游戏就可以变回来的先例啊。”

“……”松本可能是被他的无所畏惧折服了,叹了口气:“那你也要记得稍微避讳一下啊。尤其像你和Leader那种关系,很容易被教导主任误会的。”

二宫笑了,说这有什么关系啊,B和O即使恋爱也不犯校规啊。

 

笑着笑着,就笑不出来了。

他觉得自己可真傻,干嘛自己揭开伤口往上面撒盐啊!

B和O恋爱是不犯校规没错,可前提是那个人得喜欢自己不是吗。

 

 

2.

沉默少言如大野,在line里出现时是基本不说假话的。

 

出地铁站的时候,工作人员跟他说:你买错票啦,Alpha的车票要加两块钱的。

大野摸了摸裤兜——空的。他想了想,觉得哪里不对,有点迷茫地问:“可……我是Beta啊?”

“不要装了。”工作人员不吃这一套,“我早就闻到你身上的面包味道了。”

大野只能郁闷地回到地铁站里。都怪自己昨天在学校把自行车钥匙弄丢了,他后悔莫及地心想,不然也落不到这番田地里。

他决心咨询一下专家,于是打开了Line。怎么样才能省两元的车票费呢?他满怀希望地发过去。

等了好久,二宫的信息终于来了:你坐回去两站不就行了。

 

原来如此,真不愧是nino!

大野兴高采烈地拿着包登上了返程的地铁。

 

然而事实证明,两站地的距离是很远的。

 

五月末的天气很热。气喘吁吁地路过常去的钓鱼场的时候,他没忍住,还是拐了进去。

反正也迟到了。他在心里自我安慰,偶尔放松一下应该没关系吧。

用手机给两头都请完了假,大野舒舒服服地握着鱼竿坐了下来。

可钓了还没到一分钟,他就被旁边的老大爷控诉了,要求他乖乖地去Alpha渔区里钓。

“其实也不是味道有多么难闻,”大爷说,“就是会熏得我和我孙女很饿。哎,你出来时抹个香水就好了。”

“您说的很对,”大野听得快哭了,“可我是Be……算了。”

他觉得自己今天可能是撞了霉运。可在哪钓不是钓呢?他随和到懒得琢磨所以然了,认命一样地拎着鱼竿和水桶转移战地。将近正午,阳光晒得他整个人都慵懒了起来。手里的鱼竿纹丝不动,他眯着眼睛,几乎快要睡过去……迷迷糊糊中,他突然听见有人在喊他的名字。

大野眼睛半睁着抬头看去,原来是刚才老人的孙女。小姑娘也是一副高中生的模样,一双大眼睛仔细端详了他一番,问道:“请问……你是不是岚的大野君啊?”

岚是他们五个人的组合名。大野惊讶地说是啊。

“我是你们的粉丝!”女孩特别激动:“文化祭的时候我去听了,还买了碟!你们真的很棒!”

“是吗?”大野比她还开心:“那我们五个人你最喜欢谁啊?”

女孩犹豫了一下:呃,二宫君……

 

她本来以为这样说的话大野会失望或者生气,可是那人都没有。他坐在那里,安静地笑着,眼睛里装的是与演唱时不同的温柔似水。

他说好巧啊,我也很喜欢二宫君呢。

 

 

3.

大野第一次见到二宫是在社团活动室里。

偌大的沙发上,他戴着耳机猫着背,缩成一小团,安静专注地打着游戏。樱井招呼大野快坐下,然后和个老熟人一样介绍他估计半小时前才认识的相叶,说这是我的救命恩人。

相叶连忙摆手,说哪里哪里,我只是碰巧路过啦。大野一问,原来是樱井打完篮球,Omega小粉丝给他递水时突然发情了,又恰巧被教导主任看见,误会他俩校内公然漠视校规谈恋爱。

幸好热心少年相叶雅纪恰巧路过,否则这事就真说不清了。樱井一脸感动:所以我就请他们两个来喝茶了。

大野点点头,“哦——”了一声,觉得真涨知识:原来还有这么一条校规啊!

“说起来,”相叶满嘴都是饼干,眼睛四处打量道:“这里是什么社团啊?我们俩是新生,社团申请表还没交呢。”说完还回头看了二宫一眼,“对吧?”

“嗯。”二宫答得非常随便。大野猜这个人估计都没听他们在说什么吧,就被樱井在桌子下推了几胳膊肘。他茫然地转过去,那人抛给他好几个wink:好机会!

 

社长大野智这才想起来,今年再招不到新社员,他们仨——还包括樱井骗进来的迷人Beta学弟松本润,估计都得解散重编入伍了。

 

他立马换上一副人畜无害的微笑,拿起茶壶来,给相叶填了填水(虽然相叶还没喝),说道:“我们这里待遇很好的!每天的活动就是唱唱歌、跳跳舞——”他又使劲想了想,“还有画画……”

“……”樱井心想那哪是本职活动啊,连忙补充道:“……而且文化祭的时候会上台表演的。”

“哦?表演什么?”相叶有点感兴趣,“篮球可以吗?”

噗。角落里的二宫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他摘下耳机,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我就算了,”他走过来拍拍相叶的肩膀,“你加油吧,相叶同学!文化祭的时候我会去声援你的。”

二宫说着就要往外走,路过大野身旁的时候,无意识地瞟了他一眼。这个对视只有一秒钟,可大野像是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一生那么长……他急忙拉住二宫的手腕。

少年显然吓了一跳。他转过头来,毕恭毕敬地问:怎么了?

大野心里面慌张死了,他根本没想好要说什么!紧要关头他突然摸到自己带过来的账本,他灵光一现,直接把它塞到了呆站在那里的二宫手里。

 

“如果加入我们的话,”大野坚定地保证,“你一定可以赚到很多钱的!”

 

有理有据。

二宫和也觉得十分受用。

 

 

4.

大野拿着卖cd和二宫照片的钱回到学校时,正好看见二宫戴着棒球帽,落寞地坐在长椅上。大野跑过去和他打招呼,二宫抬起头见到是他,立马哀声叹气地倒在他身上。

“O酱,”他黏糊糊地叫唤着,“我打不动棒球了,估计也唱不了歌了,以后就靠你和J他们努力赚钱养我啦。”

“你在说什么呢?”大野到现在也没看到那条Line,“看,今天我赚了这么多钱呢!”

二宫不动声色地把钱揣到口袋里:“我说,我变成Omega了啊。你都没有闻到我身边飘着的信息素味道吗?”

“诶,我以为那是我的——”大野愣了几秒。诶——?!他几乎要喊出来了,却被二宫及时捂住了嘴。他还是很难相信:“你是说Omega?真的吗?不是骗我的?”

“你声音小一点啦,真是的……”二宫捶了他一下,左顾右盼的,“肯定没错啦。今天翔君见到我也是堵着鼻子走的——啊,你这个人,碰我后脖子干嘛啊!”

“啊,翔酱吗,我的确也经常看见他戴着过滤器去送文件呢。”

在第二次被打回不安分的手之后,他突然想起来了什么,说:“可是,意外地…我对你就没什么感觉啊。”

二宫说:你钓鱼钓傻了?你不是Beta吗,大叔。

大野有点不好意思地把Alpha渔区的票根塞给他:其实我早上也吓了一跳……

二宫看了看票,又看了看他,“诶——!不是吧!”他惊呆了,“这样岂不是说我作为Omega来说很失败?”

他闷闷不乐地低下头,手肚摩挲着票的边缘。“不对,”他突然说,“一定是哪里搞错了吧。”

我也觉得。大野心想,Alpha坐车竟然还要加钱!翔酱也太不容易了。

“现在,来亲我试试看。”

 

……什么?有一瞬间大野怀疑自己听错了。

“所以说……”二宫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胆子,紧盯着他的眼睛,“现在,来亲我试试看。”

 

这下大野真的愣住了。

他能在一节数学课上想出近十个新舞步的聪明大脑,在一记直球的冲击下不争气地停止了运转。

入校三年,社团活动两年,他一直都有意无意地向最靠近那个人的地方靠拢。社团里每次售罄了,拍集体照,他都在二宫旁边。镜头里他们离得那么近,手牵着手,勾肩搭背的,比谁都要好。

他一直不敢往前再迈一步。

可现在不就是最好的机会了吗。

 

他颤抖着凑过去,手心里全是汗——比他们第一次全校汇演时流的都多。在两人的距离缩短到两个睫毛宽的时候,二宫突然开口:“你看,你对我…omega还是有反应的嘛。”

热气吹到了他的脸上。他心里凉了半截,还得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这一步还是太难了,他放弃了,终点线太远了。

“喂,你们两个!”就在这时,教导主任突然出现在他身后,“Alpha和Omega禁止在学校里谈恋爱!”

大野被吓了一跳,身体下意识地向前倾去——

啄住了少年温软而稚嫩的嘴唇。

 

 

5.

“开心点啦,”把两个人从保健室里保释出来之后,松本安慰道,“最后检查完两个人还是Beta不是吗?没被处分不是挺好的。”

两个人保持着微妙的距离,谁都没说话。樱井终于获准把过滤器从脸上拽下来,边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边随口问了句:对了,你们是怎么恢复过来的啊?我也去维基上分享一下经验。

“呃……”见二宫一副“你自己随便吧”的眼神看过来,大野硬着头皮开口:“只是,坐在一起…计算这个月的收支而已。”

一阵沉默过后,相叶不太相信地问道:就这样?

大野点点头:嗯。

他又补充:还画了点画。

哈——三人不约而同地惊叹了一声。二宫站在最后面,用力抿着嘴,几乎要憋不住笑了。

他翻开账本想挡挡快涨红的脸,随手打开的那页正好是他进团前的某一天。

二宫心想,这个人可真能编啊,哪里有他画好的画啊。

 

大野以没钱为理由跟着二宫回到了家。

天气越来越热了,二宫把顺路买的西瓜切了,端到小桌子上,警告他:“你可不要靠近我啊,很热的。”

说完又马上小恶魔一样把他推到一边:你去那边啦,我都看不到电视了。

大野丝毫没有自己正在被欺负的自觉,边笑边由着他折腾。

电视机里在放《人类观察学》,第一个主题叫:如果突然被相同性别的好友强吻了,他会怎么做!

二宫眼疾手快地换了台。

“那节目一点都不好看。”二宫倒在他身上,边按遥控器边跑火车。

 

也不知道刚刚嫌弃热的人是哪位呢。

 

 

6.

接近半夜,樱井上传完维基词条,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他们两个到底怎样画画才能被误会成在谈恋爱啊?!

 

 

7.

半年后,大野和樱井毕业了。

典礼结束后,大野也懒得去拍照了,直接窝回了活动室的沙发。二宫坐在他旁边打游戏,大度地分给了他一只耳机。大野一边听一边刷着大学信息,突然看到一条,叫了出来。

“怎么办啊小和,”他很着急,“我要去的大学连B和B恋爱都会被禁止诶。”

二宫则不以为然。“有什么关系啊,”他说,“我又不和你去一个大学。”


耳机里传来通关的音效。二宫放下游戏机,转过去看他,眯着眼睛送了他一个微笑。

他说,而且,就算去一个大学又有什么关系呢。

不管是A和O还是B和B,只要你还和我在一起就好啦。

 

什么禁止校园恋爱啊。

都去他的吧。

 

End


评论 ( 15 )
热度 ( 240 )

© 欧十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