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だよ!私が大好きな人!
丧偶了。

[SK]宽松爱情 (1)

一个平行世界的爱情喜剧。



《宽松爱情》



01

 

相叶有点错愕地转过头来。

“诶,什么?”

“宽松爱情。”二宫重复道:“ゆとり——”

 

相叶摇摇手。“我知道你说的是哪几个字啦。”他端着他那猴子样式的马克杯踱到咖啡机前,“但是……诶?宽松爱情?你和由奈子?”

窗边的松本哗啦一声把报纸放了下来,不留情面地翻译道:“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相叶咂了下嘴,朝松本的方向举了举杯。那表情像是在说:还是小润懂我。

二宫笑了笑,“不不,”他说着向后倒进椅背里,“很简单吧?你看,宽松爱情——换句话说就是宽松世代plus爱情嘛。”

“正因为知道这个叠加关系才觉得意味不明啊。”松本说,“难道你是想说宽松世代的爱情观的意思吗?像是不愿意自己付出比对方多之类的?”

相叶听到这来劲了:“还有为了一点小事就吵得不可开交,每天都要把安全感挂在嘴边——”

松本也滔滔不绝起来:“恋爱不到一个月热情度就跌到负值,而且分手词绝对是——”

两人一起看向二宫,异口同声道:“因为两个人的性格不合适!”

“好完全不对——”二宫假惺惺地拍了拍手,“什么啊刚刚那个,漫才表演吗?宽松世代的家伙们听到的话可是会哭的哦。”

相叶默默地放下自己在松本旁比耶的手。

“……所以到底是什么啊?”他挠着头发坐回到座位里,“猜谜什么的可饶了我吧。才早上十点,我脑袋里的猜谜细胞还没有醒过来呢。”

松本忍不住放下了杯子:“平常的时候也没看你的猜谜细胞醒了多少。”

一旁瘫成一团的男人冲松本比了个大拇指。

“嘛,所谓的宽松爱情呢——”他慢悠悠地从椅子瘫里爬起来,靠到桌子边上,“要说的话,果然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吧。宽、松。ゆとり。因为彼此都绝对信任对方的事,所以既不会去打听对方的生活,对方也不会来过分打扰。早上起来会互相说早安,晚上睡觉前会说我爱你……说到底,只要对方在自己旁边一起生活就很幸福了吧?平静地。安定地。就是这样的感情。呐——”

二宫抬起头来。只见那两人一个在傻笑着摆弄手机,一个干脆转到背对他的方向继续看起了新一期的时尚杂志。

“……真过分啊。”他装作不经意地开口道,“本来还想告诉你们一件超——厉害的事来着呢。”

“诶,什么什么?”相叶抹掉眼角笑出的泪水,望了望他,突然瞪大了眼睛啊了一声:“难道说——”

二宫诡秘地一笑,接着表情严肃地点了点头。

“是的。”他慢慢抬起自己的左手,“我和由奈子——要结婚了。”

“诶——!!!”相叶立马丢掉手机凑了过来,“真的吗?好厉害!!!呐呐,由奈子和你说yes了吗?Yes?”

“是的。”二宫保持着一副正经脸,“说了。”

“呜哇——”相叶激动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诶怎么办!要开瓶香槟吗?还是红酒?还是说去哪里吃饭庆祝一下?怎么办?要怎么做?今天可是你重要的日子啊二宫和也先生!”

松本不动声色地咳了两声。

“现在还是在工作中。”他有点嫌弃地瞥了旁边上蹿下跳的相叶一眼,把报纸放到一旁,两手交叉。“我说你,婚礼的日期定了吗?在哪里?礼宾名单呢?伴郎的人选决定了吗?还有——”

“不,完全还没考虑呢。”二宫笑了起来,“怎么你们俩看上去比我还激动啊?”

就在这时,侦探社的门口方向突然传来了一阵橡胶缓冲垫摩擦墙壁的响声。仿佛是门被人推开了,几人连忙停下对话,挨个坐得笔直,摆出一副认真的迎客姿态来。皮鞋踩上木质地板的哒哒声响了起来。又过了几秒,一个提着公文包、身着体面的男人的身影出现在了拐角的地方。

二宫上下打量他一圈,不动声色地把手伸到椅背后面,朝身后的松本得意地摆了个“大客户!”的手势。

果真无奸不管钱。松本润冲着他的后脑勺翻了一对白眼。

“那个——”来人开口道。

“你好!”相叶连忙站起身,满脸微笑着迎上前去,“请问先生——怎么称呼?”

“大野。大野智。”来人的眼神扫过相叶和松本,最后停在了二宫身上。后者礼貌地冲他点了点头。

声音和气场完全不符啊……

二宫在心里嘀咕。

“那个,”大野转回来,把名片递给相叶,“请问这里是Be、Be——”

相叶雅纪不明所以地眨了眨眼。

大野舔了下嘴唇,“贝斯…诶?好像不对,Bes多——”

“——Best Three侦探社,”二宫终于看不下去了,“是的,就是这里。请问我们能为你做些什么?”

大野再次望向了二宫的方向。沉默了片刻后,他从公文包里取出了一张照片。

“我的妻子离家出走了。”大野把照片轻轻放在了桌子上,“可以的话,麻烦你们帮我找到她。”

 

“最近因为工作的原因一直都住在外面,每天只有早上才回家换洗衣服,收拾需要的东西。”大野陈述道,“结果,当我今天早上回到家的时候,就发现春菜小姐已经离开了。”

“春菜……小姐?”二宫眨了眨眼,继续低头做起笔记来,“那请问您的妻子在临走前有留下什么线索吗?”

大野点了点头。

“有一封信。不——要说的话可能是便条更为恰当。和做好的便当盒放在一起,上面写着,「至今为止谢谢你。」什么的。”

还真是足够体贴的一位妻子呢。二宫想。

话音至此,大野突然坐正了身体,略微向他欠了欠身。

“拜托了,二宫先生。”他沉声道,“如果她离开了的话,我会很困扰的。所以还请务必——”

 

二宫愣了下,沉默地看了对面的人一会。

直觉和经验告诉他,这个人的妻子离家出走的原因肯定并不只是他几日没有回家的缘故。私家侦探最怕牵扯进复杂的感情纠葛里,尤其怕麻烦如二宫,遇到这类案子基本最后都会有一论一地推给相叶,绝不会掺上一根头发丝的关系。

但这次却又有些不同。

又过了半晌,二宫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地合上了笔记本。

“我知道了,大野先生。”他最后轻声且礼貌地应道。

 

 

 

二宫和上井由奈子是在高中认识的。

上井坐在他前面三排的位置,是班长,比他年长一岁。他只和她说过几次话而已。

后来高中毕业。一年后,他们又巧合地在大学重逢。陌生的城市让两个人有了几近迷惑性质的亲密感。大三那年,上井和他告白。他说好。他根本没有考虑太多。毕业后两个人搬到了一起。然后终于,在一个月前的交往纪念日上订下了婚约。

好似一路五风十雨,顺风顺调。

岁月和环境变迁的马车拽着他拼命地往前走。他甚至都没有机会低下头来,仔细看看自己胸口里装的这份感情,是否是经过仔细打磨抛光的。

更重要的是,这份赖以时间和羁绊生存的亲密关系,是否真正是上井、或者是他想要的——

他丝毫没有头绪。

 

晚高峰时期。街上车水马龙。

两侧经过的都是匆匆归家的行人。二宫缩在站牌旁的队伍里,盯着手机上空白的邮件页面出神。

邮件的收件人一栏填的是上井由奈子。他犹豫了一会,慢慢地在主题里敲了几个字,又轻啧一声删了个彻底。

突然手机高频度地震动了起来。二宫瞥了一眼,见到是上井,微微愣了一下,许久才按下接通键。

“喂。”他压着自己的音量。

“喂?怎么回事,这么久才接。”那边传来上井有一些失真的声音。

“……”二宫斟酌着,“不……怎么了吗?”

女人的声音顿了顿。

“没什么。只是想跟你说一声,我今晚不回去吃饭了。”

“这样啊……”二宫应道,“我知道了。”

那边沉默了一会。

“那个啊,和也,你——”

卡车的鸣笛声响了起来。二宫皱起眉,堵上了一面的耳朵,提高了声音:“诶?你说什么?”

周遭渐渐回归了安静。又过了一会,电话那边的人才再度开口。

“只是说我不回去是因为今天会社加班而已。”上井说,“会回去很晚,不用等我。”

“我知道的。”二宫笑了笑,“不用解释也可以啊。”

“……那,晚安。”

“晚安。”

 

话说出口的刹那,对方就已经挂掉了电话。二宫放下手机,暗掉的屏幕上映着他被晚风吹得走形的前发和有些疲惫的面孔。

“绝对不只是那样的吧。”他喃喃道,“我没听到的那句话。”

上井和他的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了两周了。也不是他的态度有了什么转变——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认为自己与订婚之前有任何不同。但上井虽然是个直性子的人,在这方面也相当的缄口不言,只是自顾自地收拾起来了以前任性妄为的态度,变得过分客气和拘束。

可二宫也本来就不是会去追着过问的性格。

他叹了口气,把手机放到口袋里,慢慢地伸了个懒腰,眼睛随意地向对面望去——

却意外地捕捉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

“那个人是……”二宫眯着眼睛。只见那人抱着一堆东西从便利店里出来,领带松松垮垮,西装的衬衫挽到肘间,胳膊上却蹩脚地挂着一个脏兮兮的桶。

“诶?”他诧异地低声念叨了一句,“——大野桑?”

大野显然没有听到,更没有注意到马路对面的二宫。他佝偻着背,脑袋左转右转,像是鬼鬼祟祟地在打探什么。

他怎么会在这里?二宫禁不住向前走了几步,又奇怪:他到这里干什么?

正想着,他便看到大野和路过的行人撞了个满怀。手里的东西顿时散了一地,那人弯下腰,一边捡一边小鸡啄米一样地点着头,像是在道歉。

“……”二宫把手弯成了一对望远镜,“在干什么啊到底——”

那路人正打着电话,也没多计较,点了个头就急匆匆地走了。只留下一个大野蹲在地上,慢悠悠地收拾着。赶路的人很多,他正好挡在正中央,不一会便引起了一箩筐的骚乱。

“好像非常不容易的样子啊——”在看到警察也过来喊他起来的时候,二宫放下手,忍不住评价道。

大野连说带比划得解释了一通,却看上去没怎么说服对方。眼看着就要被带到警署喝茶,大野急得四处张望,一眼瞥见了对面的二宫,连忙疯狂挥手。

二宫:“……”

毕竟是客户。这下二宫也不好意思再装路人,赶紧踩着绿灯过了马路,摆着手赶了过去:“等等,警察先生——”

 

民警也只是按法办事,上来给两人唠叨了一阵居民守则之后,再加上二宫一遭连骗带哄的保证,最后还是网开了一面,没有带两人深夜走一遭阴森森的警视厅。

等到对方终于背过身走远了,旁边的大野才总算松了口气,转过来郑重地跟二宫道了声谢。

“要是没正好看到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大野一反早上的阴郁,劫后余生的喜悦溢于言表,“谢谢你,二宫…和也先生。”

二宫眨了下眼,没想到对方还清楚准确地记得自己的名字。

虽然说得有些磕磕绊绊的。

“叫我二宫就可以了。”他摆摆手,眼睛往他怀里的一摞东西上瞥:“你在这里干什么?”

大野后知后觉地“哦”了一声,从里面抽出了一张给他。

“这些是传单。本来想四处贴一贴的,可惜——”

他欲言又止。可惜被警察抓包了,二宫心说,可接过来传单一看,立马不由自主地惊叹了一声。

那传单上果不其然是寻人启事。藤野春菜的名字和画像占了大半篇幅,最底下则写了描述和联系方式。

“画的真好啊!”二宫赞美道。

大野笑了:“谢谢。”

“是职业画家吗?”

“只是我的兴趣而已。”

“这样啊。”二宫点点头,又感觉奇怪:“可是这里……用照片不是更好吗?”

大野坦然道:“我只有给你们的那一张照片。”

“啊……”二宫也没想到会是这样,连忙不动声色地转移话题:“是很漂亮的人呢,藤野小姐。”

“是啊。”大野一边应着,一边把挎着的桶放到了一边,开始向路过的人发起了传单。

“大野桑肯定很喜欢她吧。”

男人闻言怔了怔,随即轻轻笑了一声。

“与其说喜欢,不如说是很重要的人。”

二宫站在他旁边诶了一声,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句:“不喜欢吗?明明是妻子。”

“还只是未婚妻而已。”他望了眼二宫,纠正道,“是小时候定下来的婚事。春菜小姐的父亲年轻的时候曾经救过我的父亲一命。父亲一直想找机会报恩,正好对面家也有这个意思,所以毕业之后我们就一直在一起了。”说到这,他有点自嘲地笑笑:“我从那时起就一直忙画展。回忆起来的话,连上一次一起吃饭是什么时候都想不起来了。”

二宫手里攥着传单,看着旁边的人,安静地听着。

“嘛,可能就是因为我这种态度她才离开的吧。”大野说得很淡然,眉中眼角也没有过多情绪,“但她就这样离开的话我也会很困扰……因为我答应过她的事还没有完成。我不想毁约。”

“——绝对会帮你找到的。”

二宫突然说。

大野愣了一下,转过去看他,只见那人转眼便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支圆珠笔。

“我来帮你吧,也把我的联系方式也写在传单上。”

“诶?”大野呆住了,反应过来的时候,手里的传单已经被拿走了一半,“那个,不用了吧……”

“不不,请一定让我帮忙。毕竟也收了大野先生的委托费了嘛。”二宫笔下如飞地写着:“二宫和——”

 

嗡嗡。

二宫正按着键盘的手顿了一下。

相叶终于忍不住抬起眼来:“怎么回事?从早上开始就响个不停。”

哗啦。松本警觉地把报纸放下来:“你在外面接外快了?”

“不是啦。”二宫说到这个就头疼。

罪魁祸首大概还是他们自己发传单的时候认人不淑,给赶路的号贩子也塞了一张。这两天他的手机就没停过,铺天盖地地都是各种广告和垃圾信息。

二宫被这二十四小时的全方位骚扰闹得饭也吃不好游戏也玩不好,整个人愁得瘦了一圈。但又不敢真的一了百了地切掉电源,生怕那些毫无营养可言的垃圾信息里真的掺了什么有用的情报。

“噗。”相叶听完原委,秉着颗还有点道德可言的良心,没明着笑话他。

虽然最后还是没忍住,但起码很是够意思地干咳了几声,敷衍了过去。

他端着水杯假装不经意地从二宫身后路过,顺带瞥了一眼他的手机界面。

“甜栗子批发——”他出声念着,被二宫一瞪噤了声,不一会又好心道:“不是挺好的吗?价钱便宜了好多呢。”

“可我又不想吃甜栗子啊。”二宫写到一半的文章被打断,索性缩回了椅子里,专心致志地编辑起邮件来:“「不需要谢谢」……”

嗡嗡——

又是一阵震动。二宫手被惊得一滑,全凭手速才没让手机摔到地板上。

“这次又是什么?”相叶饶有兴致地探脑袋过来。

二宫有些不满他这幅明摆着看好戏的态度。本来不想理他,可一低头看见手机上的推送提示,顿时自己也没忍住“诶”了出来。

“「今晚去喝酒吗?」”他低声念道,又顿了一会:“诶,这谁?”

“不认识的人吗?”松本问。

相叶早就嗅着热闹的味道凑过来帮着参谋了:“会不会是由奈子?”

“那用本来的地址发给我不就好了?”二宫一针见血地指出了他的逻辑漏洞。

“也是。”相叶点点头,又摸着下巴若有所思,“但我总觉得我好像在哪里看到过这个地址……”

“那要不要我发给你,然后你去和他谈个时间约一约?”

“诶不要——我今晚有约会。”相叶郑重地拒绝了他的好意,顺带秀了一把他也是有约会对象的不争事实。

他有点得意地直起腰来,眼神四下转了转,突然锁到了二宫方才为了解释而拿出来的传单上。

“啊!”他顿时大呼小叫地指了过去。

二宫被他吓了一大跳,手一抖,差点又把手机摔下去。要说二宫的脾气本来也说不上多好,这下算是被相叶惹到极限。他刚深吸一口气打算发作,突然也瞥到桌上的传单,一腔无处宣泄地怒火立时都浇成了烟。

那上面大野智后面的联络地址,分明与刚刚给自己发邮件的那个一模一样。

“——大野桑?!”

二宫连忙去看手机,上面六个跳动的大字:邮件消除完了。

“……”松本看着他一脸绝望的表情,出口安慰道:“你再用传单上的那个邮件地址发过去不就好了。”

“但是那样不就成了‘发送’而不是‘回复’了吗……”二宫垂头丧气,硬着头皮点开邮件编辑,却转眼又恍了神。

“为什么会想要来找我呢?”他有些想不通。

满打满算他和大野也只有几面的交情,纵使那个夜晚他随手救了他一次,还和他患难与共地一起发了传单,也不至于让两人的关系突飞猛进地晋升成了能相邀出去喝酒的程度。

松本终于把手里的报纸搁到了一边。

“让委托人安心也是侦探工作的一环,”他循循善诱道,“你就去吧。”

二宫看了松本一眼。末了,结结实实地叹了口气,问:“有加班费吗?”

 

答案当然是没有的——还顺带挨了松本小老板“一天到晚就想着钱”的粉拳两枚。

但松本润虽然没在钱上松口,还是很够义气地给了他些别的当加班补偿。

晚上七点半,二宫脸色复杂地提着整整一袋子甜栗子,掀开了「海夜」居酒屋的门帘。

大野就坐在拐角,一冒头看见他,笑弯了眼睛,招呼道:“这里这里。”

恰赶晚饭时间,又是周五,刚下班的单身白领们凑在一起举酒杯,誓要不醉不归。二宫本来对喝酒这事就没多大兴致,这次答应大野还是恰巧赶上上井公司也有事,与其一个人回去吃便当,倒不如在外面和人拼个饭。

而且说不准到最后这顿还能变成免费的。

二宫不动声色地瞥了眼对面的人。那人正往杯子里续酒,领带早早解掉了,和外套一起躺在旁边席上提前享受周末生活。酒屋里有些昏黄的灯光下,他的眉眼都带了一道模糊的光晕,没有了戾气,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接近本能的温柔。

他本来也不该是需要在周五的晚上找人出来喝酒的类型才对。

尤其是和一个才认识一周不到的半陌生人。

“我的手机被人偷了。”大野拿着小铲,边烤着文字烧边解释道,“也只能在传单上找到你的邮件地址了。”

“才把传单发出去就把手机丢了……”二宫膛目惊舌,“你查过邮箱了没?”

“没有,我不太会用电脑……”

二宫没话说了,甚至还意外地生出了点想要多管闲事的念头,被他摇了两下脑袋打消了。

“喏,给你的。”他有一点嫌弃地把装有甜栗子的袋子推过去。

大野接过去,看了里面的东西很欣喜:“啊——我还挺喜欢这个来着!”

二宫心想那个垃圾广告可真的发错人了。

转念又想:即使真给这人发了,他也不一定看得见。

大野心满意足地把袋子仔细地收起来,又拿起酒瓶来,看向二宫:“喝一点吗?”

“我喝茶就好。”二宫笑笑:“带着酒味回家会被人骂的。”

“诶——”大野眨眨眼,也没强求,“结婚了?”

“女朋友而已。”

大野把酒杯端到面前:“能和我说说吗?事情。”

二宫笑着说:“这已经算是隐私了吧?”

“不行吗?”

那人说得云淡风轻。二宫落下目光,像是斟酌了一会。最后轻轻开口。

“那孩子的名字是上井由奈子。”

 

大野手下的动作也停了,抬起头来,越过文字烧上腾起的水雾看向他。

“我们是高中同学,偶然考上了一个大学,才熟悉了起来。她很聪明,也漂亮,有用不完的精力。追她的人很多,所以在她和我告白的时候,我惊讶到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刚交往的时候我经常陪她出去。她喜欢户外活动,尤其喜欢游乐园。环球影城里不是有哈利波特的主题公园吗,她特别喜欢那个过山车。我对那种东西可是完全提不起兴趣,但还是陪了她几次。后来她就渐渐不再和我一起出去了。那也是当然的,因为我本来就是不喜欢室外的人啊。两个人谈恋爱的话,一直有一方不停妥协的话是不行的吧。

“当然我是觉得这样就可以了。没有必要一直黏在一起,彼此知道对方还在自己身边就已经足够了。但是她却不这么想……”

“——我明白。”

二宫有些愕然地抬起头来。大野在一瞬间和他四目相对,又微微低下了目光,继续专注地烤他的文字烧。

“总感觉我好像明白你的想法的。”

二宫张了张嘴,却没能够发出什么声音来。

但他着实感觉到些异样。像是身体里某处沉积的雪蓦地见了光。

他被自己某个一闪而过的想法吓到了,顿时把眼神挪到了自己的麦茶上面。

“嘛,不管怎么说,也都过去了。”他的声音很小,不知是说给对方听,还是要说服自己。“我们要结婚了,来年。”

“诶?那可要恭喜你了——”大野弯着眼睛笑了,“到时给你画一幅大画像。”

“真的吗?”二宫眨眨眼,“卖掉可以吗?”

大野张大了嘴。

“不、不行!”他结巴了一下,“说什么呢,别人特意给你画的东西竟然说要卖掉!”

二宫哈哈哈地笑开了。“开玩笑啦。”他讨好地拿起酒瓶想给他续酒,结果只倒了一半,茶褐色的酒瓶里就空空如也了。

“啊,没有了……”二宫把它拿起来对着光端详。酒瓶上也印着水墨风的「海夜」两个字,想必是这家酒屋的招牌。

“再要一瓶吧。”大野说着便转头,举起手来招呼道:“抱歉——”

“来了!”

带着深蓝色头巾的服务生满头大汗地赶过来,身后还跟着挽着手的一对情侣。

“抱歉,”那小哥双手合十,“今天客满了,位置不够用,请问两位介不介意拼一下?我们老板说免费送你们一瓶酒。”

“这么划算?”大野笑道,“我倒是不介意,二宫先生呢?”

 

他转向二宫。可那人怔在那里,迟迟没有回复。

大野眨了眨眼,有些迟疑地再次问道:

“二宫先生?”

 

终于,二宫深吸一口气,看着服务生后面的女人。

“由奈子。”他轻声叫道。


tbc.




Free talk:

1.尼尼生日快乐!!!

2.自我吐槽我流开头:相叶要和nino讲话。

3.不定期晚八点更新!

评论 ( 20 )
热度 ( 69 )

© 欧十四 | Powered by LOFTER